五脉

鼓一阳曰钩,鼓一阴曰毛,鼓阳胜急曰弦,鼓阳至而绝曰石,阴阳相过曰。《素问·阴阳别论

案:一阳一阴,谓一于阳、一于阴也。一与壹通。壹,专也。夏阳大旺,阴不能与之争,故曰一阳,而钩脉当之。秋阳剥丧,不能与阴争,则阴专,故曰一阴,而毛脉当之。此二者言阴阳胜负之极也。阳胜,谓与阴争而能胜阴也。春时阳虽旺,而尚为阴蒙,故其象为急,而弦脉当之。阳至,谓不能与阴争,故止曰至也。冬时阴多阳少,则阳沉潜,故去来断绝,而石脉当之。此二者言阴阳胜负之多少也。脉不言鼓者,以其弱甚也,此阴阳之无胜负者也,中气也。此经发明四时脏脉之义最精核,曰一、曰胜、曰至、曰过,字字可求。胜、至二字,义犹未了,故足以曰急、曰绝。读者所当缘文以求义也。王注误以一阳一阴牵合上文三焦与肝,由此穿凿附会,顿失经旨,致言脏脉者,但知其当然,不知其所以然矣。

参考文献

莫枚士著《研经言》(p.52),上海浦江教育出版社,2011年11月第1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