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元起本《素问》卷二皮部论第十四

黄帝问曰:余闻皮有分部,有经纪,筋有结络,骨有度量,其所生病各异,别其分部,左右上下,阴阳所在,病之始终,愿闻其道。

岐伯对曰:欲知皮部以经为纪者,诸经皆然。阳明之阳,名曰害蜚,上下同法。视其部中有浮络者,皆阳明之络也。其色多青则痛,多黑则痹,黄,多白则寒,五色皆见,则寒也。络盛则入客于经。阳主外,阴主内。

少阳之阳,名曰枢持,上下同法。视其部中有浮络者,皆少阳之络也。络盛则入客于经。故在阳者主内,在阴者主出,以渗于内,诸经皆然。

太阳之阳,名曰关枢,上下同法。视其部中有浮络者,皆太阳之络也,络盛则入客于经。

少阴之阴,名曰枢儒,上下同法。视其部中有浮络者,皆少阴之络也。络盛则入客于经。其入经也,从阳部注于经;其出者,从阴内注于骨。
心主之阴,名曰害肩,上下同法。视其部中有浮络者,皆心主之络也。络盛则入客于经。

太阴之阴,名曰关蛰,上下同法。视其部中有浮络者,皆太阴之络也。络盛则入客于经。凡十二经者,皮之部也。

是故百病之始生也,必先于皮毛,邪中之则腠理开,开则入客于络,留而不去,传入于经,留而不去,传入于府,廪于肠胃。邪之始入于皮也,然起毫毛,开腠理;其入于络也,则络盛,色变;其入客于经也,则感虚,乃陷下;其留于筋骨之间,寒多则筋挛骨痛,多则筋弛骨消,肉烁䐃破,毛直而败。

帝曰:夫子言皮之十二部,其生病皆何如?岐伯曰:皮者,之部也。邪客于皮则腠理开,开则邪入客于络,络则注于经,经则入舍于府藏也。故皮者有分部,不与,而生大病也。

帝曰:善。夫络之见也,其五色各异,青黄白黑不同,其故何也?岐伯对曰:经有常色,而络无常变也。

帝曰:经之常色何如?岐伯曰:心,肺白,肝青,脾黄,肾黑,皆亦应其经之色也。

帝曰:络之阴阳亦应其经乎?岐伯曰:阴络之色应其经,阳络之色变无常,随四时而行也。寒多则凝,凝则青黑,多则淖泽淖泽则黄。此皆常色,谓之无病。五色俱见者,谓之寒。帝曰: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