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元起本《素问》卷四通评虚实论第二十九

黄帝问曰:何谓虚实?岐伯对曰:邪气盛则实,精气夺则虚。

帝曰:虚实何如?岐伯曰:气虚者,肺虚也;气逆者,足寒也。非其时则生,当其时则死。余藏皆如此。

帝曰:何谓重实?岐伯曰:所谓重实者,言大病,气,是谓重实。

帝曰:经络俱实,何如?何以治之?岐伯曰:经络皆实,是寸急而缓也,皆当治之,故曰滑则从、涩则逆也。夫虚实者,皆从其物类始,故五藏骨肉滑利,可以长久也。

帝曰:络气不足,经气有余,何如?岐伯曰:络气不足,经气有余者,寒也,秋冬为逆,春夏为从,治主病者。

帝曰:经虚络,何如?岐伯曰:经虚络者,口寒涩也,此春夏死,秋冬生也。

帝曰:治此者,奈何?岐伯曰:络经虚,灸阴刺阳;经络虚,刺阴灸阳。

帝曰:何谓重虚?岐伯曰:气上虚虚,是谓重虚。帝曰:何以治之?岐伯曰:所谓气虚者,言无常也;虚者,行步恇然。虚者,不象阴也。如此者,滑则生,涩则死也。

帝曰:寒气暴上,而实,何如?岐伯曰:实而滑则生,实而逆则死。

帝曰:,手足寒,头,何如?岐伯曰:春秋则生,冬夏则死。

帝曰:其,何如?岐伯曰:其者,急大坚,涩而不应也。如是者,故从则生,逆则死。

帝曰:何谓从则生,逆则死?岐伯曰:所谓从者,手足温也;所谓逆者,手足寒也。

帝曰:乳子而病脉悬小者,何如?岐伯曰:手足温则生,寒则死。
帝曰:乳子中风,喘鸣肩息者,何如?岐伯曰:喘鸣肩息者,实大也,缓则生,急则死。

帝曰:肠澼便血,何如?岐伯曰:身则死,寒则生。

帝曰:肠澼下白沫,何如?岐伯曰:沈则生,浮则死。

帝曰:肠澼下脓血,何如?岐伯曰:脉悬绝则死,滑大则生。

帝曰:肠澼之属,身不不悬绝,何如?岐伯曰:滑大者曰生,悬涩者曰死,以藏期之。

帝曰:疾何如?岐伯曰:大滑,久自已;小坚急,死不治。

帝曰:疾之虚实,何如?岐伯曰:虚则可治,实则死。帝曰:消瘅虚实,何如?岐伯曰:实大,病久可治;脉悬小坚,病久不可治。

帝曰:度、骨度脉度筋度,何以知其度也?岐伯曰:浮而涩,涩而身有者死。

帝曰:春亟治经络,夏亟治经,秋亟治六府,冬则闭塞。闭塞者,用药而少针石也。所谓少针石者,非痈疽之谓也。痈疽不得顷时回。不知所,按之不应手,乍来乍已,刺手太阴傍三缨脉各二。

疟,大急,刺背,用中针,傍伍各一,适肥瘦出其血也。疟,小实急,灸胫少阴,刺指井。疟,大急,刺背,用五、背各一,适行至于血也。疟,缓大虚,便宜用药,不宜用针。凡治疟,先发如食顷,乃可以治,过之则失时也。

腹暴,按之不下,取手太阳经络者,胃之募也,少阴去脊椎三寸傍五,用员利针。霍乱,刺傍五,足阳明及上傍三。刺痫惊五,针手太阴各五,刺经太阳五,刺手少阴经络傍者一,足阳明一,上踝五寸刺三针。

,刺足少阳五,刺而不止,刺手心主三,刺手太阴经络者,大骨之会各三。

凡治消瘅仆击、偏枯痿厥、气发逆、肥贵人,则高梁之疾也。塞闭绝,上下不通,则暴忧之病也。暴而聋,偏塞闭不通,内气暴也。不从内外中风之病,故瘦留著也。跛,寒风湿之病也。

黄帝曰:黄疸暴痛,,久逆之所生也。五藏不平,六府闭塞之所生也。头痛耳鸣,九窍不利,肠胃之所生也。

,随分而痛,魄汗不尽,气不足,治在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