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恒

是以圣人持诊之道,先后阴阳而持之,《奇恒》之势乃六十首,诊合微之事,追阴阳之变,章五中之情,其中之论,取虚实之要,定五度之事,知此乃足以诊。《素问·方盛衰论篇第八十》
脑、髓、骨、脉、胆、女子,此六者地气之所生也,皆藏于阴而象于地,故藏而不泻,名曰奇恒之府。《素问·五脏别论篇第十一》
素问·病能论篇》说:“奇恒 者,言奇病也。所谓奇者,使奇病不得以四时死也;恒者,得 以四时死也。”至于“诊合微之事,追阴阳之变,章五中之情” 之《奇恒之势乃六十首》一书,王冰注谓已“今世不传”。
在汉奇咳》之书犹存世,《史记·仓公列传》记载,仓公 就其师公乘阳庆,“受其脉书上下经,五色诊,奇咳术并以之用于临床医疗实践,“所以知成开方病者,诊之,其脉法《奇咳》言曰‘藏气相反者死’”。奇咳, 即“奇恒”。咳, 恒声转。《说文·人部》说:“侅,奇侅,非常也,从人,亥声。” 兵家亦言奇侅,《汉书·艺文志·数术略·五行》有《五音奇 胲用兵》二十三卷、《五音奇胲刑德》二十一卷,《淮南子·兵略训》说:“明于星辰日月之运,刑德奇賌之数,背郷左右之便, 此战之助也。”许慎注:“奇賌,阴阳奇秘之要。”《说文·言部》说:“该,军中约也。”亦是其义。恒,咳,侅,胲,賌, 该于此皆通也。《玉篇》《广韵》《说雅》亦皆训“奇侅”为“非常”,是“奇侅”所论,皆为“阴阳奇秘之要”而非常情可度 也,故“肠澼”之“奇恒痢疾”亦然。
张志聪本《素问·著至教论篇》理论而创立“奇恒痢疾”之说:“有因于奇恒之下利者,乃三阳并至,三阴莫当,积并则为惊,病起疾风,至如礔砺,九窍皆塞,阳气滂溢,干喉塞。并于阴,则上下无常, 肠澼。其脉缓小沉涩,血温身热死,热见七日死。盖因阳 气偏剧,阴气受伤,是以脉小沉涩。”遂将《伤寒论·辨厥阴病脉证并治》“下利,谵语者,有燥屎也,宜小承气汤”变为“急宜大承气汤,泻下养阴,缓则遂成不救”。
陈修园经奇恒痢疾死亡之例:“嘉庆戊午夏,泉郡王孝患痢七日,于寅午之 交,声微哑,谵语半刻即止,酉刻死。七月,榕城叶少文观凤 之弟,患同前证,来延,自言伊弟痢亦不重,饮食如常,唯早 晨咽干微痛,如见鬼状,半刻即止,时属酉刻,余告以不必往 诊,令其速回看看,果于酉戌之交死。”是奇恒痢疾,里急后 重,下利脓血,咽不利,神昏谵语,速以大承气汤急下存阴, 以救垂危,稍怠则必以阳明经王时之申酉戌之间死也。陈氏为 之诗曰:“奇恒痢疾最堪惊,阳并于阴势莫京,喉塞干君且 记,大承急下可回生。”
参考文献
《李今庸黄帝内经考义》P164,中国中医药出版社,2015年1月第1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