孔穴

孔穴,在《黄帝内经》一书里称谓较多, 曰“气穴”, 曰“气府”,  曰“俞会”, 曰“穴会”, 曰“溪谷(谿谷)”, 曰“骨空”, 或单曰“穴”, 曰“节”, 曰“会”也, 今则通谓之“穴位”。

天有阴阳, 人有夫妻, 岁有三百六十五日, 人有三百六十五节····此人与天地相应者也。灵枢·邪客》
有言“人有 三百六十节”者,言其统数也,未可为非。如《吕氏春秋·孟 春纪·本生》说:“天全则神和矣,目明矣、耳聪矣、鼻臭矣、 口敏矣,三百六十节皆通利矣。”是其例。这是古人在长期仰观俯察过程中所获得的整体观念。然而,在此之前,人们竟有说中医学上“人有三百六十五节”为错误者,是其不明“节” 字之义。而误以“节”为“骨节”也。杨上善《黄帝内经太素·虚 实所生》“夫十二经者,皆络三百六十五节”注:“节,即气穴也。”《素问·气穴论》一篇,其开头即说:“余闻气穴三百六十五,以应一岁。”又说:“肉之大会曰谷,肉之小会谿(溪),肉分之间,谿谷之会,以行荣卫,以会大气····溪谷三百六十五穴会,亦应一岁。”《素问·痿论篇》说:“冲 者,经之海也,主渗灌谿谷。”《灵枢经·小针解》说:“节之交,三百六十五会者,络之渗灌诸节者也。”是冲 之血气渗灌谿谷诸节,以维护神的活动。《灵枢经·营卫生会》 说:“血者,神气也。”故《灵枢经·九针十二原》说:“所言节者,神气之所出入也,非皮肉筋骨也。”杨上善《黄帝内经太素·九针要解》注:“数人骨节,无三百六十五,此名神气 之所出入之处为节,非皮肉筋也,故络渗灌三百六十五空穴, 以为节会也。”王冰《素问·调经论篇》注:“三百六十五节 者,非谓骨节,是神气出入之处也。”是“节”乃人身神气出 入之所,为我国古医学家之共识。气穴,亦叫“空窍”,杨上善《黄帝内经太素·顺养》注“空窍,谓三百六十五穴也” 是也。《淮南子·精神训》说:“孔窍者,精神之户牖也。”“孔” 与“空”同,既然空窍是人身精神之户牖,是人身神气之所出 入往来处,就构成人身与外部境联系之通道,而传递信息。 人之吸气,身上有孔闭处,皆入聚于肾肝;呼气之时,有孔开处,气皆从心肺而出,比之呼吸也。此《难经·四难》所谓“呼出心于肺,吸入肾于肝”也,以定针刺出纳补泻也。言“节” 者必为“三百六十五”者,以应“岁之三百六十五日”而体现天地万物之“整体论思想”也。随着实践之发展,具体数字不必然也。杨上善注《黄帝内经太素·气穴》有曰:“昔神农氏录天地间金石草木三百六十五种,法三百六十五日,济时所用。 其不录者,或者有人识用,或无人识者,盖亦多矣。次黄帝取人身体三百六十五穴,亦法三百六十五日。身体之上,移于分寸,左右差异,取病之输,实亦不少,至如《扁鹊灸经》取穴及名字,即大有不同,近《秦承祖明堂》、《曹子氏灸经》等所承别本,处所及名亦皆有异,而除病遣疾,又复不少,正可以智量之,适病为用,不可全言非也。而并为非者,不知大方之论,所以此之量法,圣人设教有异,未足怪之也。”

参考文献

李今庸著《古医书研究》P33,学出版社,2019年7月第1版;《李今庸黄帝内经考义》P230,中国中医药出版社,2015年1月第1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