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素问

黄帝内经·素问·缪刺论篇第六十三

黄帝问曰:余闻缪刺,未得其意,何谓缪刺?岐伯对曰:夫邪之客于形也,必先舍于皮毛,留而不去,入舍于孙脉,留而不去,入舍于络脉,留而不去,入舍于经脉,内连五脏,散于肠胃,阴阳俱感,五脏乃伤,此邪之从皮毛而入,极于五脏之次也,如此则治其经焉。今邪客于皮毛,入舍于孙络,留而不去,闭塞不通,不得入于经,流溢于大络,而生奇邪1。夫邪客大络者,左注右,右注左,上下左右与经相干,而布于四末,其气无常处,不入于经,命曰缪刺

不得入于经,流溢于大络,而生奇邪:愿闻其奇邪而不在经者。岐伯曰:血络是也。《灵枢经·血络论第三十九》

帝曰:愿闻缪刺,以左取右,以右取左奈何?其与巨刺何以别之?岐伯曰:邪客于经,左盛则右病,右盛则左病,亦有移易者,左痛未已而右脉先病,如此者,必巨刺之,必中其经,非络脉也。故络病者,其痛与经脉缪处,故命曰缪刺

帝曰:愿闻缪刺奈何?取之何如?岐伯曰:邪客于足少阴之络,令人卒心痛暴胀,胸,无积者,刺然骨之前出血,如食顷而已。不已,左取右,右取左。病新发者,取五日已。

邪客于手少阳之络,令人喉痹舌卷,口干心烦,臂外痛,手不及头,刺手小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叶各一,壮者立已,老者有顷已,左取右,右取左,此新病,数日已。

邪客于足阴之络,令人卒疝暴痛,刺足大指爪甲上与肉交者各一,男子立已,女子有顷已,左取右,右取左。

邪客于足太阳之络,令人头项肩痛,刺足小指爪甲上与肉交者各一,立已;不已,刺外踝下三,左取右,右取左,如食顷已。

邪客于手阳明之络,令人气胸中,喘息而支,胸中热,刺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叶各一,左取右,右取左,如食顷已。

邪客于臂掌之间,不可得屈,刺其踝后,先以指按之痛乃刺之,以月死生为数,月生一日一,二日二,十五日十五,十六日十四

邪客于足阳img之脉,令人目痛从内始,刺外踝之下半寸所各二,左刺右,右刺左,如行十里顷而已。

人有所堕坠,恶血留内,腹中胀,不得前后,先饮利药。此上伤阴之脉,下伤少阴之络,刺足内踝之下、然骨之前血脉出血,刺足上动脉,不已,刺三毛上各一,见血立已,左刺右,右刺左。善悲惊不乐,刺如右方。

邪客于手阳明之络,令人耳聋,时不闻音,刺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去端如韭叶各一,立闻;不已,刺中指爪甲上与肉交者,立闻。其不时闻者,不可刺也。耳中生风者,亦刺之如此数。左刺右,右刺左。

凡痹往来行无常处者,在分肉间痛而刺之,以月死生为数;用针者,随气盛衰以为数,针过其日数则脱气,不及日数则气不泻。左刺右,右刺左,病已止;不已,复刺之如法。月生一日一,二日二,渐多之;十五日十五,十六日十四,渐少之。

邪客于足阳明之络,令人鼽衄上齿寒,刺足大指次指爪甲上与肉交者各一,左刺右,右刺左。

刺足大指次指爪甲上与肉交者各一:胃出于厉兑,厉兑者,足大指内次指之端也,为井金。《灵枢经·本输第二》

邪客于足少阳之络,令人痛不得息,咳而汗出,刺足小指次指爪甲上与肉交者各一,不得息立已,汗出立止,咳者温衣饮食,一日已。左刺右,右刺左,病立已;不已,复刺如法。

邪客于足少阴之络,令人痛不可内食,无故善怒,气上走上,刺足下中央之脉各三,凡六刺,立已,左刺右,右刺左2中肿,不能内,时不能出者,缪刺然骨之前,出血立已,左刺右,右刺左。

邪客于足太阴之络,令人腰痛,引少腹控img,不可以仰息,刺腰3之解、两胂之上,以月死生为数,发针立已,左刺右,右刺左。

邪客于足太阳之络,令人拘挛背急,引而痛,内引心而痛,刺之从项始数脊椎侠脊,疾按之应手如痛,刺之傍三,立已。

邪客于足少阳之络,令人留于枢中痛,不可举,刺枢中以毫针,寒则久留针,以月死生为数,立已。

治诸经刺之,所过者不病,则缪刺之。

耳聋,刺手阳明,不已,刺其通脉出耳前者。齿龋,刺手阳明,不已,刺其脉入齿中,立已。

邪客于五脏之间,其病也,脉引而痛,时来时止,视其病,缪刺之于手足爪甲上,视其脉,出其血,间日一刺,一刺不已,五刺已。

缪传引上齿,齿唇寒痛,视其手背脉血者去之,足阳明中指爪甲上一,手大指次指爪甲上各一,立已,左取右,右取左。

邪客于手足少阴、太阴、足阳明之络,此五络皆会于耳中,上络左角,五络俱4,令人身脉皆动,而形无知也,其状尸,或曰尸厥,刺其足大指内侧爪甲上去端如韭叶,后刺足心,后刺足中指爪甲上各一,后刺手大指内侧去端如韭叶,后刺手少阴锐骨之端各一,立已;不已,以竹管吹其两耳,剃其左角之发方一寸燔治,饮以美酒5一杯,不能饮者灌之,立已。

凡刺之数,先视其经脉,切而从之,审其虚实而调之。不调者经刺之,有痛而经不病者缪刺之,因视其皮部有血络者尽取之。此缪刺之数也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