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亟

“阴者,藏精而起亟也;阳 者,卫外而为固也。”

“起亟”涵义有多种解释,尚无定论:

(1)“起亟”之“亟”,通“极”,有“中”、“核心”之义。《尚书·洪范》:“五,皇极,皇建其有极。”孔颖达疏:“皇,大也;极,中也。施政教,治下民,当使大得其中,无有邪僻。”郭沫《十批书·儒家八派的批》:“‘五’以皇极居中,而‘五’之本身复具有中数。”(熊注)

(2)亟,当为“及”,读“迫不及待”之“及”,读“逮及”之“及”。《广雅·释诂》卷一下说:“亟,急也。”是“亟”可训为“急”。而《说文》“急”字“从心,及声”,可用之为“及”。《释名·释言语》说:“急,及也,操切之使相逮及也。”其“逮”“及”二字互训。《说文·又部》说:“及,逮也,从又人。”《尔雅·释言》说:“逮,及也。”是“及”“逮”二字义同也。观“及”之为字,“从人,从又”,然“又”即“手”也。人前行,其后之人以手及之也,谓阳前行以为外固,而阴精旋而及之也,乃阴阳相随相应,阳前而阴后,相即相离,和谐而化合以生者也,正如《素问·方盛衰论篇》所论:“阴阳并交者,阳气先至,阴气后至。”王冰注:“阴阳之气并行而交通于一处者,则当阳气先至,阴气后至,何者?阳速而阴迟也。《灵枢经》曰:‘所谓交通者,并行一数也。’由此,则二气亦交会于一处也。参考文献《李今庸黄帝内经考义》P40,中国中医药出版社,2015年1月第1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