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气一经

内经马王堆医书体系的基础上,把经与脏腑相配,进一步系统化了经络理论,但后人往往会淡化经体系的独立性,强化脏腑关联。尤其是同名手、足经,实是同气一经分属上下、内外而已,分之曰手足,本是一气一经。一阴一阳离合成三阴三阳,同名手足经为一经,为阴阳一气离合所化,外应天之六气。手经为同名足经之延伸,足经为同名手经之内主。《伤寒论》以六气六经应外感,《金匮要略》以四时五行脏腑理论应内伤。《金匮要略·脏腑经络先后病脉证第一》:“千般难,不越三条:一者,经络受邪,入脏腑,为内所因也;二者,四肢九窍,血相传,壅塞不通,为外皮肤所中也;三者,房室、金刃、虫兽所伤,以此详之,病由都尽。”

  • 手足阴经,皆天地阴之气同名经一经所化,名为阴气手经、阴气足经,二者本为一气一经,通也,天地、上下与内外之别;
  • 足太阴经,皆天地太阴之气所化,名为太阴气手经、太阴气足经,二者本为一气一经,通也,天地、上下与内外之别;
  • 足少阴经,皆天地少阴之气所化,名为少阴气手经、少阴气足经,二者本为一气一经,通也,天地、上下与内外之别;
  • 足少阳经,皆天地少阳之气所化,名为少阳气手经、少阳气足经,二者本为一气一经,通也,天地、上下与内外之别;
  • 足阳明经,皆天地阳明之气所化,名为阳明气手经、阳明气足经,二者本为一气一经,通也,天地、上下与内外之别;
  • 足太阳经,皆天地太阳之气所化,名为太阳气手经、太阳气足经,二者本为一气一经,通也,天地、上下与内外之别。

以手足阳明经为例,二者同为阳明之气所化,统一在阳明气之下,手阳明经为阳明气之外化而主外肢节、官窍,足阳明经为阳明之内化而通胃家,阳明气外化在头面、肩背,内化以应胃大小肠之变。这样的认识对于理解《伤寒论》中相关条文很有帮助。如太阳阳明合病的葛根汤方证,“太阳病项背强几几,无汗,恶风,葛根汤主之,太阳与阳明合病者,必自下利,葛根汤主之。”从阳明经经循行上看肩背部和足阳明胃经的循行无关,而是手阳明大肠经循行所过的重点部位。如拘泥于《伤寒论》六经为足六经,同名手足经又非统一在一气之下,那葛根汤所主治的阳明病无论如何不会出现“项背强几几”的特征性病症。故手足阳明经本为一经,同气相通,葛根汤方证为同名手足阳明经皆病,故既可见外病之肩背疼痛,又可见内病之下利腹痛。

太阳病,头痛发,身疼,腰痛,骨节疼痛,恶风,无汗而喘者,黄汤主之。

太阳之为病,浮,头项强痛而恶寒。

另如太阳病之太阳伤寒证,除了常见的头项部疼痛外,还容易引起肩臂后外侧的疼痛,如急性落枕、颈椎病等引发的肩背、上臂疼痛僵硬症状,此部位乃是手太阳经循行所过的重点部位,而非足太阳经所过。手足太阳经同气相通,肩臂后外侧皆太阳气分布之处,急性落枕、颈推病引起的颈项、肩背、上臂疼痛皆可用黄汤、葛根汤、黄加术汤或黄附子细辛汤等治疗。手足太阳经,经筋交汇、所过之处,如飞扬、附阳、昆仑等处的压痛、条索处。颈椎病、肩周炎、肩背疼痛等疾病还可以进一步鉴别。《灵枢经·杂病篇》:“项痛不可以俯仰,刺足太阳;不可以顾,刺手太阳也。“落枕、颈椎病等虽然部位在颈项部,但是要严区分。如果症状主要在项部,离正中线较近,症状一般牵连后头,项背有时甚至主述为胸椎部位的疼痛,属于足太阳经。如果落枕的症状主要在颈项部后外侧,距离正中线比较远,牵连耳后以及肩胛部位,属于手太阳经。

参考文献

北京中医药大学王朝阳教授2022年《黄帝内经》国际学术论坛演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