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别论

“蹻”“跷”“足乔”

偶有机会重温奇经八脉,读到《素问·气穴论》中的“阴阳蹻四穴”,遇一些问题,翻阅古籍,思考如下。据王冰注:“阴蹻穴在内踝下,是谓照海;阳蹻穴是谓申脉,在外踝下陷者中。”循1963年人民卫生出版社刊印的《黄帝内经素问》,以及2006年第2版的《中医大辞典》,凡“足乔”均为“蹻”的简化字。然而,简化字打印的软件里无“足乔”字。另如桥、轿、矫、鞒等凡“喬”的偏旁均简化为“乔”,这是为何?

新版字典、辞书均将“蹻”标定为“跷”的异体字。经查阅,《通用规范字典》(2017年8月第一版)标明“跷(蹺)(蹻)”注音qiāo。义项为1.抬起(腿);竖起(指头)。举例:把腿跷起来;跷起大拇指。2.抬起脚后跟,只用脚尖着地。举例:跷着脚走路;跷起脚往人群里张望。3.高跷。举例:踩着高跷扭秧歌。

《辞海》(2010年,上海辞书出版社第6版),“蹻”字根据读音为两条。其一,读音jiǎo,《诗·鲁颂·泮水》:“其马蹻蹻。”蹻蹻,强壮勇武貌。其二,读音jué,有2个义项:1.通“屩”。草鞋。引《史记·平原君虞卿传》:“蹑蹻檐簦”。2.引《诗·大雅·板》:“小子蹻蹻。”蹻蹻,骄貌。

关于蹻第二个读音jué。笔者读1925年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的《辞源》,其“蹻”字引《诗·周颂·酌》:“蹻蹻王之造”,念“脚脚”,释为“武貌”。同为“蹻”字的重叠组合搭配,却有3种不大相同的词义,也是古语言文字富有情趣的体现。试想,如用“跷跷”则必然受人责疑。

跷(qiāo)《辞海》标明“蹻”为“蹺(跷)”的异体字。有2个义项:1.举足。邓玉宾《村里迓古·仕女圆社气球双关》套曲:“那姐姐见球来把脚儿跷。”2.行步不平;跛。如:跷脚。李渔《奈何天·形变》:“一发奇怪,连脚也不跷,背也不驼了。”引申为不平常。

1955年。国家有关部门发布《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》,其中“乔”字偏旁的唯指“蹻”字。

“蹻”字列入异体字,根据简化字规范,也就不可能将偏旁的“喬”简化为“乔”。

“蹻”因归属异体字的不简化,成为“乔氏家族”独有的个例。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公布的《简化字总表(第二版)》第三表中的“喬”偏旁的简化字共11个:侨、挢、荞、峤、骄、娇、桥、轿、硚、矫、鞒。其中“挢”字未收入《通用规范字典》,殆为“挢”字通“矫”的缘故。另外,还有带“乔”字偏旁的简化字,如糹、鱼、鸟、皿、竹、文等另一偏旁均见“喬”的简化字,虽未收入《通用规范字典》,但可以理解“乔”偏旁简化字应用较难规范。

1986年10月10日,国家有关部门重新发表《简化字总表》,将确认收入的、、晔、詟、诃、、䌷、刬、鲙、诓、雠共11个类推简化字为规范字,不再作为淘汰的异体字。继后,根据1988年3月25日,国家语委与新闻出版署《关于发布<现汉语通用字表>的联合通知》中的规定,确认《印刷通用汉字字形表》收入的“翦、邱、於、澹、骼、彷、菰、溷、徼、薰、黏、桉、愣、晖、凋”等15个字为规范字,并收入《现汉语通用字表》,不再作为淘汰的异体字。

在这里,让我们了解一下什么是“异体字”。《辞海》的定义是“‘正体字’的对称。与正体字音同义同而形体不同的字,即俗体、古体、或体、帖体之类。如‘嘆’(叹)的异体字‘歎’,‘迹’的异体字‘跡’‘蹟’等。”笔者前面谈到“蹻”与“跷”音虽同,其义却明显不同,是否可以不将“蹻”作为“跷”的异体字呢?

从中医学的角度,对“蹺”“蹻”二字的细节考量,“跷”与“蹻”原本是假借关系,见于《素问》《灵枢》。

2014年1月出版的《现汉语规范字典》,主编李行健在《前言》里提到:“在语言文字的使用中有不少方面还没有规范标准,对有些语文现象甚至不可能制定统一的标准。对于这些语文现象,我们从语言事实出发,根据语言文字的社会性特点,按约定俗成的原则处理。”著名的历史学家、古文学家李学勤教授说:“古人研究文学,就是将文字的形、音、义三者统一考虑的。”他提到“比较难于说明的,是转注和假借。”(《古文字学初阶》,中华书出版)

读汉许慎《说文解字》,仅有“蹻”字,释曰:“举足小高也。从足,喬声。”举例:“诗曰:小子蹻蹻”。蹻蹻,段玉裁注:“蹻貌,此引伸之义。”意思也就是不能将“蹻”直截了当地释为“举足小高”。

须知明顾从德翻刻宋本《重广补注黄帝内经素问》一书仅用“蹻”字,单字有3处:《经脉别论》“蹻前卒大”,蹻,谓阳蹻脉;《刺腰痛篇》“在蹻上郄下五寸”,指申脉穴;《针解篇》“巨虚者,蹻足独陷者”,蹻,谓举也。1985年5月,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简明中医字典》,审订者之一郑孝昌教授在《序言》中声明:“《字典》着重在形、音、义、例上,而选择则着重在中医的基本概念上”,于是,在“足乔”字项下标为(蹻、跷),没有收入“跷”字。作为中医这个“大家庭”,“跷”字只能是“足乔”的假借字。

其实,“蹺”(简化字“跷”)作为“足乔”的假借字见于元明年间的刊本《灵枢经》,其书全用“蹺”不用“蹻”,与《素问》呈对峙状,殆为《灵枢》中的“蹺”呈动态占比多的缘故。《素问》“两蹻”与《灵枢》“两蹺”各有其一的例句如下:《素问·调经论》:“病不知所痛,两蹻为上”。《灵枢·官能》:“两蹺之下,男阴女阳,良工所禁,针论毕矣。”如据“形、音、义”权衡,是否应该侧重于“蹻”字呢?

笔者服膺于2006年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的《中医大辞典》(第二版),“阴阳穴”“阴阳脉”和“脉”5个词条,(没有收入“跷”),均按语言文字符合中医特点的“形、音、义”原则。我认为这是经过专家、学者多次反复考量和审定的,是智慧的结晶,也是时的进步,充分体现中医文化自信的结果。

行文至此,笔者衷心希望有关部门重视“蹻”字错定为“异体字”,将“足乔”字回归中医古籍中。

作者:徐慎庠 江苏省南通中医药文化博物馆

来源:中国中医药网

分类
别论

灵枢经佚文

《素问》王冰注所引古本《灵枢经》佚文

灵枢经》曰:五藏主藏精,藏精者不可伤。素问·上古天真论》王冰注

灵枢经》曰:目黄者病在胸。素问·平人气象论》王冰注

灵枢经》曰:淡利窍也。素问·至真要大论》王冰注(今本《灵枢经·九针论》:淡入胃。)

灵枢·经备》有阴阳合五诊,故引之日以在经脉也。经脉”则《灵枢》之篇目也。”《方盛衰论第八十》王冰注(按:今本《灵枢经》无“经备”篇目。)

古本篇目为今本所无,亦不详其为今本何篇者一有2个,即 ①“太阳脉说”此篇目见《素问·脉解》王注。由于无 文可考,故不能判断其相当今本何篇。 ②“经备”此篇目见《素问·方盛衰论》王注。亦系无 文而不详其相当于今本何篇者。

参考文献

马继兴著《马继兴医学文集》(p.93),中医古籍出版社,2009年5月第1版

分类
别论

全世界程序员,联合起来!

我们一起用软件重构中医。

请联系微信xiwall入群讨论,备注“程序员中医”。

分类
别论

太阳脉至,洪大以长;少阳脉至,乍数乍疏,乍短乍长;阳明脉至,浮大而短

太阳脉至,洪大以长;少阳脉至,乍数乍疏,乍短乍长;阳明脉至,浮大而短。《素问·平人气象论篇第十八》

(一)

新校正云:详无三阴脉,应古文阙也。氏正《癸已类稿》曰:《难经·七难》有“太阴之至紧大而长,少阴之至紧细而微,阴之至沉短面敦”,后之论者谓《素问》古本所有,今乃脱落,不知《素问》此条言人迎六阳脉并无六阴。寸口六阴则有弦钩,平体安得谓肺脾紧大而长,岂不死乎?以此知《难经》不可用,后之《素问》注说多由之致昧(刘完素《伤寒》曰:“当依‘缓大而长。或云紧大而长者,传写之误也”)

晋蕃按:氏此一篇为人迎脉候而非寸口,于理甚长。《素问·阴阳别论篇》“三阳在头,三阴在手”,王注:“头谓人迎,手谓气口。”《灵枢经·四时气》篇“气口候阴,人迎候阳”,为其说之所本。《难经·七难》引《经》言“少阳之至”云云,“阴阳并候”见《至真要大论》中,不得据以为此篇之脱简。

(二)

《素问·平人气象》于人以胃气为本后,独言三阳之脉,不及三阴。林亿以为阙文,引《难经》吕广说补之。泉案∶三阴之脉行五脏,经于三阳脉后,即言五脏脉,五脏即三阴也。文与《灵枢经·经脉》六阳气俱绝、五阴气俱绝,及《素问·诊要经终论》六阳、五阴之终例同。盖分手足言之,则六阳;浑举之则三阳;统言之则五脏称五阴经。实核之则五脏言各有当,非一端也。三阳主躯壳,与《脉经》时脉之六经必兼三阴者,相似而不同。《难经》所言亦系时脉,其动摇几分云云,不可执以例此。五脏主躯内,兼主时,故五脏平脉与四时脉同。然四时脉通主一身,五脏脉专主一脏,故病脉、死脉之象,则与《素问·玉机真脏论》所云太过、不及者不同。读《灵》、《素》常须识此,勿令误也。林校殊未审。

参考文献

(一)田晋蕃著《内经素问校证》P96,中国中医药出版社,2015年12月第1版

(二)莫枚士著《研经言》(p.81),上海浦江教育出版社,2011年11月第1版

分类
别论

医经疑难字汇总

(chēn)

𩩲骬(hé yú):𩩲骬

(héng)

(shuàn): 小腿肚子

䀮(máng):眼睛看不清

䪼(zhuō):五笔BMDM,仓颉UUMBC,郑码ZIZG,四角21786,结构左右,统一码4ABC

蹻:蹺(跷)作为“蹻(足乔)”的假借字

頄(qiú):1.颧骨。 2.泛指面颊。

(dǐ),脊椎骨的末端。

胝(zhī),手脚掌上的厚皮,俗称茧子。

(kǎn),

分类
别论

人之所受气者

人之所受气者,谷也。谷之所注者,胃也。胃者,水谷气血之海也。海之所行云气者,天下也。《灵枢经·玉版第六十》
此文“人之所受气者”之“气”,当读为“氣”之本字,义训“馈饷”,又作“餼”, 作“䊠”,作“既”。
《说文·米部》说:“氣,馈客刍米也, 从米,气声。《春秋传》曰:‘齐人来氣诸候。’槩、氣或从既。饩、氣或从食。”《文字蒙求·象形》“气”字条下则说:“氣,乃‘餼’之古字,又作‘既’、‘䊠’。《论语》“不使胜食氣···”《说文释例·假借》说:“《论语》‘食氣’,复语也,非借“氣 为‘气’。”是“氣”“䊠”“槩”“既”四者,形虽异而字 则同也,为“馈饷”之义,为“进食”之义。《国语·越语上》 说:“生二人,公与之餼。”韦昭注:“餼,食也。”《说文 释例·假借》说:“既,小食也,而引《论语》‘不使胜食氣’, 则以‘既’、‘氣’声同而借之也。”《文字蒙求·形声》说:“既, 稍食也,从皀····”既,其甲骨文字“象人就食 古人席地而坐,故作蹲踞形”(见《古文字学·甲文一般的与 特殊的结构·象事字》)。人进食而后能饱,故《方言》卷二 说:“餼,饱也。”表明“氣”字之义为进食也。《孔丛子·抚志》说:“卫公子交馈马四乘于子思,曰:交不敢以此求先生 之欢而辱先生之洁也。先生久降于鄙土,盖为宾主之焉。” 即言“盖为宾主之食”也。《孔丛子·连丛子下》说:“崔驷学于大学而种之,邓卫尉欲餼焉而未果。”即言“邓卫尉欲食焉而未果”也。
氣,义又训“馈”,《小尔雅·广言》说:“餼,馈也。”《玉篇·食部》说:“餼,云气切,馈饷也。”馈、饷互训。馈,亦“食”之义。《淮南子·汜论训》说:“禹…一馈而十起,一沐而三捉发。”高诱注:“馈者,食也。”《荀子·正论篇》说:“曼而馈。”杨倞注:“馈,进食也。”《淮南子·诠言训》说:“浣而后馈。”许慎注:“馈,进食也。”是“氣”字之义训为“馈”,而“馈”为“进食”,故《群经音辨·皀部》说:“既,馈食也。”《说文笺识四种·说文同文上》说“馈同氣”“氣同馈”也。此文“人之所受气者,谷也”之“气”字,乃动词,为“馈食”“进食”之义也。《灵枢经·营卫生会》所谓“中焦亦并胃中(口),出上焦之后,此所受气者…”之“气”,与《灵枢经·决气》所谓“中焦受气,取汁变化而赤,是谓血”之“气”,皆当与此文“气”字义同。
参考文献
《李今庸黄帝内经考义》P222,中国中医药出版社,2015年1月第1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