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一)

“胞”,在经典中有多种含义:
(1)女子之子宫,音bāo;
(2)指人之膀胱;
(3)指“脬(pāo)”,属于膀胱之外且与膀胱相连的器官。此义下,“胞”发音为“抛”,即古所言“溲脬”。《诸病源候论·小便病诸候·尿床候》说:“小便者,水液之余也,从膀胱入于胞为小便。”水液之余,从膀胱入胞为小便,亦明谓“膀胱”之外还有一个“胞”。《金匮要略》称作“胞系”,《备急千金要方》称作“胞囊”。然“胞”之所居,实不在于“膀胱之中”,而是在于“膀胱之外”的前下方前阴之中,并于前阴水道紧密连接在一起。前阴为宗筋之聚,酸入走筋,故胞缩绻而水道不通为,《金匮要略》所谓“胞系了戾”的“转胞”,《诸病源候论》及《备急千金要方》等所谓“胞屈”的“胞转”而“小腹胀急,小便不通”之病也。《备急千金要方卷二十第三说:“胞囊者,肾膀胱候也”。胞既是肾和膀胱的外候,它就只能如“咽门者,肝胆之候也”(见《备急千金要方》卷十二第三),而“咽门”不居于“胆府之中”,“舌者,心主小肠之候也”(见《备急千金要方》卷十四第三)而“舌”不居于“小肠府之中”,“喉咙者”脾胃之候也(见《备急千金要方》卷十六第三)而“喉咙”不居于“胃府之中”,“肛门者…肺大肠候也”(见《备急千金要方》卷十八第三)而“肛门”不居于“大肠府之中”一样,绝对不会居于膀胱这个“府”之中的。上面所引《备急千金要方》卷十一第一之文所谓“内有五藏六府精气骨髓筋脉,外有四肢九窍皮毛爪齿咽喉唇舌肛门胞囊”,也明谓五藏六府属内,胞囊属外,其“胞”何能“居于膀胱之中”?惟“胞为膀胱之候”而从属于膀胱,有时称“膀胱”概括为“胞”在内,而“膀胱”又有“胞”之名耳!《素问·邪发梦》说: “(气)客于膀胱则梦游行;……客于胞,则梦溲、便。” 这里“胞”与“膀胱”二者并称,表明“胞”与“膀胱”为二物。

(二)

胞痹者,少腹膀胱按之内痛,沃以汤,涩于小便,上为清。《素问·痹论篇第四十三》

此“胞痹者”之“胞”即谓膀胱。《灵枢经·五味论》云:····则下注膀胱,膀胱之胞,胞以懦,得酸则缩绻。王冰注不分明,后人遂谓膀胱者胞之室,或谓胞居膀胱之中,并误。

参考文献

(一)李今庸著《古医书研究》(p.190),学出版社,2019年7月第1版

(二)钱超尘主编《清儒<黄帝内经>训诂校勘文集》(p.43),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,2017年1月第1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