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灵枢经

灵枢经·根结第五

岐伯曰:天地相感,寒暖相移,阴阳之道,孰少孰多?阴道偶,阳道奇。发于春夏,阴气少,阳气多,阴阳不调,何补何泻?发于秋冬,阳气少,阴气多,阴气盛而阳气衰,故茎叶枯槁,湿雨下归,阴阳相移,何泻何补?奇邪离经,不可胜数,不知根结,五脏六腑,折关败枢,开阖而走,阴阳大失,不可复取。九针之玄,要在终始。故能知终始,一言而毕,不知终始,针道咸绝。

太阳根于至阴,结于命门命门者,目也。阳明根于厉兑,结于颡大。颡大者,钳耳也。少阳根于窍阴,结于窗笼。窗笼者,耳中也。太阳为关,阳明为阖,少阳为枢。故关折则肉节渎而暴病起矣,故暴病者取之太阳,视有余不足。渎者,皮肉膲而弱也。阖折则气无所止息而疾起矣,故疾者取之阳明,视有余不足。无所止息者,真气稽留,邪气居之也。枢折即骨繇而不安于地,故骨繇者取之少阳,视有余不足。骨繇者,节缓而不收也。所谓骨繇者,摇也。当穷其本也。

太阳为关,阳明为阖,少阳为枢:是故三阳之离合也,太阳为开,阳明为阖,少阳为枢。三经者,不得相失也,而勿浮,命曰一阳。《素问·阴阳离合论篇第六》

太阴根于隐白,结于太仓。少阴根于涌泉,结于泉。阴根于大敦,结于玉英,络于膻中。太阴为关阴为阖,少阳为枢。故关折则仓廪无所输洞,洞者取之太阴,视有余不足。故关折者,气不足而生病也。阖折即气绝而喜悲,悲者取之阴,视有余不足。枢折则有所结而不通,不通者取之少阴,视有余不足,有结者皆取之。

太阴为关阴为阖,少阳为枢:是故三阴之离合也,太阴为开阴为阖,少阴为枢。三经者不得相失也,而勿沉,名曰一阴。《素问·阴阳离合论篇第六》

足太阳根于至阴,于京骨,注于昆仑,入于天柱、飞扬也。足少阳根于窍阴,于丘墟,注于阳辅,入于天容、光明也。足阳明根于厉兑,于冲阳,注于下陵,入于人迎、丰隆也。手太阳根于少泽,于阳谷,注于小海,入于天窗、支正也。手少阳根于关冲,于阳池,注于支沟,入于天牖、外关也。手阳明根于商阳,于合谷,注于阳谿,入于扶突、偏也。此所谓十二经者,盛络皆当取之。

一日一夜五十,以五脏之精,不应数者,名曰生。所谓五十者,五脏皆受气。持其口,数其至也。五十动而不一者,五脏皆受气;四十动一者,一脏无气;三十动一者,二脏无气;二十动一者,三脏无气;十动一者,四脏无气;不十动一者,五脏无气。予之短期,要在终始,所谓五十动而不一者,以为常也。以知五脏之期,予之短期者,乍数乍疏也。

黄帝曰:《逆顺五体》者,言人骨节之小大,肉之坚脆,皮之厚,血之清浊,气之滑涩,之长短,血之多少,经络之数,余已知之矣,此皆布衣匹夫之士也。夫王公大人,血食之君,身体柔脆,肌肉软弱,血气慓悍滑利,其刺之徐疾浅深多少,可得同之乎?岐伯答曰:膏粱藿之味,何可同也?气滑即出疾,气涩则出迟,气悍则针小而入浅,气涩则针大而入深,深则欲留,浅则欲疾。以此观之,刺布衣者深以留之,刺大人者微以徐之,此皆因气慓悍滑利也。

黄帝曰:气之逆顺奈何?岐伯曰:气不足,病气有余,是邪胜也,急泻之。气有余,病气不足,急补之。气不足,病气不足,此阴阳气俱不足也,不可刺之,刺之则重不足,重不足则阴阳,血气皆尽,五脏空虚,筋骨髓枯,老者绝灭,壮者不复矣。气有余,病气有余,此谓阴阳俱有余也,急泻其邪,调其虚实。故曰:有余者泻之,不足者补之,此之谓也。故曰:刺不知逆顺,真邪相而补之,则阴阳四溢,肠胃充郭,肝肺内阴阳相错。虚而泻之,则经空虚,血气枯,肠胃㒤辟,皮肤著,毛腠夭膲,予之死期。故曰用针之要,在于知调阴与阳,调阴与阳,精气乃光,合与气,使内藏。故曰上工平气,中工乱,下工绝气危生。故曰下工不可不慎也。必审五脏变化之病,五脉之应,经络之实虚,皮肤之柔粗,而后取之也。

分类
灵枢经

灵枢经·厥病第二十四

头痛,面肿起而烦心,取之足阳明、太阴。头痛,头痛,心悲善,视头动反盛者,刺尽去血,后调足阴。头痛,贞贞1头重而痛,泻头上五行、行五,先取手少阴,后取足少阴头痛,意善,按之不得,取头面左右动,后取足太阴头痛,项先痛,腰脊为应,先取天柱,后取足太阳头痛,头痛甚,耳前后涌有,泻出其血,后取足少阳

真头痛,头痛甚,脑尽痛,手足寒至节,死不治。头痛不可取于者,有所击堕,恶血在于内;2伤,痛未已,可即刺3,不可远取也。头痛不可刺者,大痹为恶,日作者,可令少愈,不可已。头半寒痛,先取手少阳、阳明,后取足少阳、阳明。

心痛,与背相控,善,如从后触其心,偻者,肾心痛也,先取京骨、昆仑,发针不已,取然谷。心痛,腹胀胸,心尤痛甚,胃心痛也,取之大都、太白。心痛,痛如以锥针刺其心,心痛甚者,脾心痛也,取之然谷、太溪。心痛,色苍苍如死状,终日不得太息,肝心痛也,取之行间、太冲心痛,卧徒居,心痛间,动作痛益甚,色不变,肺心痛也,取之鱼际、太渊。

真心痛,手足清至节,心痛甚,旦发夕死,夕发旦死。心痛不可刺者,中有盛聚,不可取于

肠中有虫及蛟,皆不可取以小针;心腹痛,作痛4,肿聚往来上下行,痛有休止,腹喜渴,出者,是蛟也,痛,中上者5。以手聚按而坚持之,无令得移,以大针刺之,久持之,虫不动,乃出针也。

耳聋无闻,取耳中。耳鸣,取耳前动。耳痛不可刺者,耳中有脓,有干耵聍,耳无闻也。耳聋,取手足小指次指爪甲上与肉交者,先取手,后取足。耳鸣,取手足中指爪甲上,左取右,右取左,先取手,后取足。

不可举,侧而取之,在枢合中,以员利针,大针不可刺。病注下血,取曲泉。风痹泺,病不可已者,足如履冰,时如入汤中,股胫泺,烦心头痛,时呕时,眩已汗出,久则目眩,悲以喜恐,短气不乐,不出三年死也。

分类
灵枢经

灵枢经·阴阳清浊第四十

黄帝曰:余闻十二经,以应十二经水者,其五色各异,清浊不同,人之血气一,应之奈何?岐伯曰:人之血气苟能一,则天下为一矣,恶有乱者乎?

黄帝曰:余问一人,非问天下之众。岐伯曰:夫一人者亦有乱气,天下之众亦有乱人,其合为一耳。

黄帝曰:愿闻人气之清浊。岐伯曰:受谷者浊,受气者清。清者注阴,浊者注阳。浊而清者,上出于咽;清而浊者,则下行。清浊相干,命曰乱气。

黄帝曰:夫阴清而阳浊,浊者有清,清者有浊,清浊别之奈何?岐伯曰:气之大别,清者上注于肺,浊者下走于胃。胃之清气,上出于口;肺之浊气,下注于经,内积于海。

黄帝曰:诸阳皆浊,何阳独甚乎?岐伯曰:手太阳独受阳之浊,手太阴独受阴之清。其清者上走空窍,其浊者下行诸经。诸阴皆清,足太阴独受其浊。

黄帝曰:治之奈何?岐伯曰:清者其气滑,浊者其气涩,此气之常也。故刺阴者,深而留之;刺阳者,浅而疾之;清浊相干者,以数调之也。

清者其气滑:血气俱盛而阴气多者,其血滑,刺之则射。《灵枢经·血络论第三十九》

分类
灵枢经

灵枢经·骨度第十四

黄帝问于伯高曰:《脉度》言经之长短,何以立之?伯高曰:先度其骨节之大小、广狭、长短,而脉度定矣。

黄帝曰:愿闻众人之度,人长七五寸者,其骨节之大小、长短各几何?伯高曰:头之大骨围二六寸,胸围四五寸,腰围四二寸。发所覆者,颅至项二寸;发以下至长一,君子参折。

结喉以下至缺盆中长四寸,缺盆以下至𩩲骬长九寸,过则肺大,不则肺小。𩩲骬以下至天枢长八寸,过则胃大,不及则胃小。天枢以下至横骨长六寸半,过则回肠广长,不则狭短。横骨长六寸半,横骨上以下至内辅之上长一八寸,内辅之上以下至下长三寸半,内辅下下至内踝长一三寸,内踝以下至地长三寸,膝以下至跗属长一六寸,跗属以下至地长三寸。故骨围大则太过,小则不及。

角以下至柱骨长一,行腋中不见者长四寸,腋以下至季长一二寸,季以下至髀枢长六寸,髀枢以下至膝中长一九寸,膝以下至外踝长一六寸,外踝以下至京骨长三寸,京骨以下至地长一寸。

耳后当完骨者广九寸,耳前当耳门者广一三寸,两颧之间相去七寸,两乳之间广九寸半,两之间广六寸半。足长一二寸,广四寸半。肩至肘长一七寸,肘至腕长一二寸半1,腕至中指本节长四寸,本节至其末长四寸半。项发以下至骨长二寸半,骨以下至尾二十一节长三,上节长一寸四分分之一,奇分在下,故上七节至于骨九寸八分分之七。

此众人骨之度也,所以立经之长短也。是故视其经之在于身也,其见浮而坚,其见明而大者,多血;细而沉者,多气也。

分类
灵枢经

灵枢经·邪客第七十一

灵枢经·持针纵舍论1

黄帝问于伯高曰:夫邪气之客人也,或令人目不瞑者,何气使然?伯高曰:五谷入于胃也,其糟粕、津液、宗气分为三隧,故宗气积于胸中,出于喉咙,以贯心,而行呼吸焉。营气者,泌其津液,注之于,化以为血,以荣四末,内注五脏六腑,以应刻数焉。卫气者,出其悍气之慓疾,而先行于四末分肉皮肤之间,而不休者也,昼日行于阳,夜行于阴,常从足少阴之分间行于五脏六腑。今气客于五脏六腑,则卫气独卫其外,行于阳不得入于阴,行于阳则阳气盛,阳气盛则阳蹻,不得入于阴,阴虚故目不瞑。

黄帝曰:善。治之奈何?伯高曰:补其不足,泻其有余,调其虚实,以通其道而去其邪;饮以半夏汤一剂,阴阳已通,其卧立至。

黄帝曰:善。此所谓决渎壅塞,经络大通,阴阳和得者也,愿闻其方。伯高曰:其汤方:以流水千里以外者八升,扬之万遍,取其清五升煮之,炊以苇薪,火沸,置米一升,治半夏五合,徐炊,令为一升半,去其滓,饮汁一小杯,日三,稍益,以知为度。故其病新发者,覆杯则卧,汗出则已矣。久者,三饮而已也。

黄帝问于伯高曰:愿闻人之肢节,以应天地奈何2?伯高答曰:天圆地方,人头圆足方以应之;天有日月,人有两目;地有九州,人有九窍;天有风雨,人有喜怒;天有雷电,人有音声;天有四时,人有四肢;天有五音,人有五脏;天有六律,人有六腑;天有冬夏,人有寒;天有十日,人有手十指;有十二,人有足十指、茎、垂以应之,女子不足二节,以抱人;天有阴阳,人有夫妻;岁有三百六十五日,人有三百六十五;地有高山,人有肩膝;地有深谷,人有腋;地有十二经水,人有十二经;地有泉,人有卫气;地有草蓂,人有毫毛;天有昼夜,人有卧起;天有列星,人有牙齿;地有小山,人有小节;地有山石,人有高骨;地有林木,人有募筋;地有聚邑,人有䐃肉;岁有十二月,人有十二节;地有四时不生草,人有无子。此人与天地相应者也。

黄帝问于岐伯曰:余愿闻持针之数,内针之理,纵舍之意,扞皮开腠理,奈何?之屈折出入之处,焉至而出,焉至而止,焉至而徐,焉至而疾,焉至而入?六腑之输于身者,余愿尽闻其序,别离之处,离而入阴,别而入阳,此何道而从行?愿尽闻其方。岐伯曰:帝之所问,针道毕矣。黄帝曰:愿卒闻之。岐伯曰:手太阴,出于大指之端,内屈循白肉际,至本节之后太渊,留以澹,外屈上于本节下,内屈与诸阴络会于鱼际,数并注,其气滑利,伏行壅骨之下,外屈出于寸口而行,上至于肘内,入于大筋之下,内屈上行阴,入腋下,内屈走肺。此顺行逆数之屈折也。

心主之,出于中指之端,内屈循中指内、以上留于掌中,伏行两骨之间,外屈出两筋之间、骨肉之际,其气滑利,上二寸,外屈出行两筋之间,上至肘内,入于小筋之下,留两骨之会,上入于胸中,内络于心

黄帝曰:手少阴独无何也?岐伯曰:少阴,心也。心者,五脏六腑之大主也,精之所舍也,其脏坚固,邪弗能容也,容之则心伤,心伤则去,去则死矣。故诸邪之在于心者,皆在于心之包络。包络者,心主之也。故独无焉。

黄帝曰:少阴独无者,不病乎?岐伯曰:其外经病而脏不病,故独取其经于掌后锐骨之端,其余出入屈折,其行之徐疾,皆如手太阴、心主之行也。故本者,皆因其气之虚实疾徐以取之,是谓因冲而泻,因衰而补,如是者,邪气得去,真气坚固,是谓因天之序。

黄帝曰:持针纵舍奈何?岐伯曰:必先明知十二经之本末,皮肤之寒之盛衰滑涩。其滑而盛者病日进,虚而细者久以持,大以涩者为痛痹,阴阳如一者病难治,其本末尚者病尚在,其已衰者其病亦去矣。持其,察其肉之坚脆、大小、滑涩、寒温、燥湿。因视目之五色,以知五脏而决死生;视其血,察其色,以知其寒痛痹。

黄帝曰:持针纵舍,余未得其意也。岐伯曰:持针之道,欲端以正,安以静,先知虚实,而行疾徐,左手执骨,右手循之,无与肉果,泻欲端以正,补必闭肤,辅针导气,邪得泆,真气得居。

黄帝曰:扞皮开腠理奈何?岐伯曰:因其分肉,左别其肤,微内而徐端之,适不散,邪气得去。

黄帝问于岐伯曰:人有八虚,各何以候?岐伯答曰:以候五脏黄帝曰:候之奈何?岐伯曰:肺心有邪,其气留于两肘;肝有邪,其气流于两腋;脾有邪,其气留于两;肾有邪,其气留于两。凡此八虚者,皆机关之室,真气之所过,血络之所游,邪气恶血固不得住留,住留则伤筋络骨节,机关不得屈伸,故痀挛也。

相关篇章:

灵枢经·五十营第十五》
灵枢经·营气第十六》
灵枢经·营卫生会第十八》
灵枢经·卫气第五十二》
灵枢经·五味第五十六》
灵枢经·卫气失常第五十九》
灵枢经·动输第六十二》
灵枢经·邪客第七十一》
灵枢经·卫气行第七十六》

分类
灵枢经

灵枢经·寿夭刚柔第六

黄帝问于少师曰:余闻人之生也,有刚有柔,有弱有强,有短有长,有阴有阳,愿闻其方。少师答曰:阴中有阴,阳中有阳,审知阴阳,刺之有方,得病所始,刺之有理,谨度病端,与时相应,内合于五脏六腑,外合于筋骨皮肤。是故内有阴阳,外亦有阴阳。在内者,五脏为阴,六腑为阳;在外者,筋骨为阴,皮肤为阳。故曰:病在阴之阴者,刺阴之荥;病在阳之阳者,刺阳之合;病在阳之阴者,刺阴之经;病在阴之阳者,刺络。故曰:病在阳者命曰风,病在阴者命曰痹,阴阳俱病命曰风痹。病有而不痛者,阳之类也;无而痛者,阴之类也。无而痛者,其阳完而阴伤之也,急治其阴,无攻其阳;有而不痛者,其阴完而阳伤之也,急治其阳,无攻其阴。阴阳俱动,乍有,乍无,加以烦心,命曰阴胜其阳,此谓不表不里,其不久。

黄帝问于伯高曰:余闻气病之先后,外内之应奈何?伯高答曰:风寒伤,忧恐忿怒伤气。气伤脏,乃病脏;寒伤,乃应;风伤筋,筋乃应。此气外内之相应也。

黄帝曰:刺之奈何?伯高答曰:病九日者,三刺而已;病一月者,十刺而已。多少远近,以此衰之。久痹不去身者,视其血络,尽出其血。

黄帝曰:外内之病,难易之治奈何?伯高答曰:先病而未入脏者,刺之半其日;脏先病而乃应者,刺之倍其日。此外内难易之应也。

黄帝问于伯高曰:余闻有缓急,气有盛衰,骨有大小,肉有坚脆,皮有厚,其以立寿夭奈何?伯高答曰:与气相任则寿,不相任则夭。皮与肉相果则寿,不相果则夭。血气经络则寿,不胜则夭。

黄帝曰:何谓之缓急?伯高答曰:充而皮肤缓者则寿,充而皮肤急者则夭,充而坚大者顺也,充而小以弱者气衰,衰则危矣。充而颧不起者骨小,骨小则夭矣。充而大肉䐃坚而有分者肉坚,肉坚则寿矣;充而大肉无分理不坚者肉脆,肉脆则夭矣。此天之生命,所以立定气而视寿夭者。必明乎此立定气,而后以临病人,决死生。

黄帝曰:余闻寿夭,无以度之。伯高答曰:墙基卑,高不及其地者,不三十而死,其有因加疾者,不及二十而死也。

黄帝曰:气之相胜,以立寿夭奈何?伯高答曰:平人而气胜者寿;病而肉脱,气胜者死,胜气者危矣。

黄帝曰:余闻刺有三变,何谓三变?伯高答曰:有刺者,有刺卫者,有刺寒痹之留经者。

黄帝曰:刺三变者奈何?伯高答曰:刺者出血,刺卫者出气,刺寒痹者内

黄帝曰:营卫寒痹之为病奈何?伯高答曰:之生病也,寒少气,血上下行。卫之生病也,气痛时来时去,怫忾响,风寒客于肠胃之中。寒痹之为病也,留而不去,时痛而皮不仁

黄帝曰:刺寒痹内奈何?伯高答曰:刺布衣者,以火焠之;刺大人者,以药熨之。

黄帝曰:药熨奈何?伯高答曰:用淳酒二十升,蜀椒一升,干姜一斤,桂心一斤,凡四种,皆㕮咀,渍酒中。用绵絮一斤,细白布四丈,并内酒中。置酒马矢中,盖封涂,勿使泄,五日五夜,出布绵絮,曝干之,干复渍,以尽其汁。每渍必其日,乃出干。干,并用滓与绵絮,复布为复巾,长六七,为六七巾,则用之生桑炭炙巾,以熨寒痹所刺之处,令入至于病所;寒,复炙巾以熨之,三十遍而止。汗出,以巾拭身,亦三十遍而止。起步内中,无见风。每刺必熨,如此病已矣。此所谓内也。

分类
灵枢经

灵枢经·病本第二十五

先病而后逆者,治其本;先逆而后病者,治其本;先寒而后生病者,治其本;先病而后生寒者,治其本;先而后生病者,治其本;先病而后生者,治其本;先病而后泄者,治其本;先泄而后生他病者,治其本,必且调之,乃治其他病;先病而后中者,治其标;先中而后烦心者,治其本。

有客气,有固气。大小便不利,治其标;大小便利,治其本。病发而有余,本而标之,先治其本,后治其标;病发而不足,标而本之,先治其标,后治其本。谨察间甚,以意调之,间者并行,甚者独行。先小大便不利而后生他病者,治其本也。

分类
灵枢经

灵枢经·阴阳系日月第四十一

黄帝曰:余闻天为阳,地为阴,日为阳,月为阴,其合之于人奈何?岐伯曰:腰以上为天,腰以下为地,故天为阳,地为阴。故足之十二经,以应十二月,月生于水,故在下者为阴。手之十指,以应十日,日主火,故在上者为阳。

黄帝曰:合之于奈何?岐伯曰:寅者正月之生阳也,主左足之少阳;未者六月,主右足之少阳。卯者二月,主左足之太阳;午者五月,主右足之太阳者三月,主左足之阳明;巳者四月,主右足之阳明,此两阳合于前,故曰阳明。申者七月之生阴也,主右足之少阴;丑者十二月,主左足之少阴。酉者八月,主右足之太阴;子者十一月,主左足之太阴。戌者九月,主右足之阴;亥者十月,主左足之阴,此两阴交尽,故曰阴。

甲主左手之少阳,己主右手之少阳。乙主左手之太阳,戊主右手之太阳。丙主左手之阳明,丁主右手之阳明,此两火并合,故为阳明。庚主右手之少阴,癸主左手之少阴。辛主右手之太阴,壬主左手之太阴。

故足之阳者,阴中之少阳也;足之阴者,阴中之太阴也;手之阳者,阳中之太阳也;手之阴者,阳中之少阴也。腰以上者为阳,腰以下者为阴。

其于五脏也,心为阳中之太阳,肺为阳中之少阴,肝为阴中之少阳,脾为阴中之至阴,肾为阴中之太阴。

黄帝曰:以治之奈何?岐伯曰:正月、二月、三月,人气在左,无刺左足之阳;四月、五月、六月,人气在右,无刺右足之阳;七月、八月、九月,人气在右,无刺右足之阴,十月、十一月、十二月,人气在左,无刺左足之阴。

黄帝曰:五行以东方为甲乙木,王春,春者苍色,主肝,肝者足阴也。今乃以甲为左手之少阳,不合于数,何也?岐伯曰:此天地之阴阳也,非四时五行之以次行也。且夫阴阳者,有名而无,故数之可十,离之可百,散之可千,推之可万,此之谓也。

分类
灵枢经

灵枢经·五味第五十六

黄帝曰:愿闻谷气有五味,其入五脏,分别奈何?伯高曰:胃者,五脏六腑之海也,水谷皆入于胃,五脏六腑皆禀气于胃。五味各走其所喜,谷味酸,先走肝;谷味苦,先走心;谷味甘,先走脾;谷味辛,先走肺;谷味咸,先走肾。谷气津液已行,营卫大通,乃化糟粕,以次传下。

黄帝曰:营卫之行奈何?伯高曰:谷始入于胃,其精微者,先出于胃之两焦以溉五脏,别出两行营卫之道。其大气之而不行者,积于胸中,命曰气海,出于肺,循喉咽,故呼则出,吸则入。天地之精气,其大数常出三入一,故谷不入,半日则气衰,一日则气少矣。

黄帝曰:谷之五味,可得闻乎?伯高曰:请尽言之。五谷:秔米甘,酸,大豆咸,苦,黄辛。五果:枣甘,李酸,栗咸,杏苦,桃辛。五畜:牛甘,犬酸,猪咸,羊苦,鸡辛。五菜:葵甘,韭酸,藿咸,苦,葱辛。

五色:黄色宜甘,青色宜酸,黑色宜咸,色宜苦,白色宜辛。凡此五者,各有所宜。所言五宜者,脾病者,宜食秔米饭、牛肉、枣、葵;心病者,宜食、羊肉、杏、;肾病者,宜食大豆黄卷、猪肉、栗、藿;肝病者,宜食、犬肉、李、韭;肺病者,宜食黄、鸡肉、桃、葱。

五禁:肝病禁辛,心病禁咸,脾病禁酸,肾病禁甘,肺病禁苦。

肝色青,宜食甘,秔米饭、牛肉、枣、葵皆甘;心色,宜食酸,犬肉、、李、韭皆酸;脾色黄,宜食咸,大豆、豕肉、栗、藿皆咸;肺色白,宜食苦,、羊肉、杏、皆苦;肾色黑,宜食辛,黄、鸡肉、桃、葱皆辛。

相关篇章:

灵枢经·五十营第十五》
灵枢经·营气第十六》
灵枢经·营卫生会第十八》
灵枢经·卫气第五十二》
灵枢经·五味第五十六》
灵枢经·卫气失常第五十九》
灵枢经·动输第六十二》
灵枢经·邪客第七十一》
灵枢经·卫气行第七十六》

分类
灵枢经

灵枢经·通天第七十二

黄帝问于少师曰:余尝闻人有阴阳,何谓阴人?何谓阳人?少师曰:天地之间,六合之内,不离于五,人亦应之,非徒一阴一阳而已也,而略言耳,口弗能遍明也。

黄帝曰:愿略闻其意,有贤人圣人,心能备而行之乎?少师曰:盖有太阴之人,少阴之人,太阳之人,少阳之人,阴阳和平之人。凡五人者,其态不同,其筋骨气血各不等。

黄帝曰:其不等者,可得闻乎?少师曰:太阴之人,贪而不仁下齐湛湛,好内而恶出,心抑而不发,不务于时,动而后之,此太阴之人也。

少阴之人,小贪而贼心,见人有亡,常有得,好伤好害;见人有荣,乃反怒,心疾而无恩,此少阴之人也。

太阳之人,居处于于,好言大事,无能而虚说,志发于四野,举措不顾是非,为事如常自用,事虽败而常无悔,此太阳之人也。

少阳之人,谛好自贵,有小小官,则高自宣,好为外交而不内附,此少阳之人也。

阴阳和平之人,居处安静,无为惧惧,无为欣欣,婉然从物,或与不争,与时变化,尊则谦谦,谭而不治,是谓至治。古之善用针艾者,视人五态乃治之,盛者泻之,虚者补之。

黄帝曰:治人之五态奈何?少师曰:太阴之人,多阴而无阳,其阴血浊,其卫气涩,阴阳不和,缓筋而厚皮,不之疾泻,不能移之。

少阴之人,多阴少阳,小胃而大肠,六腑不调,其阳明小,而太阳大,必审调之,其血易脱,其气易败也。

太阳之人,多阳而少阴,必谨调之,无脱其阴,而泻其阳,阳重脱者狂易1阴阳皆脱者暴死不知人也。

阳重脱者狂易:(1)夺阴者死,夺阳者。《灵枢经·九针十二原第一》(2)有病膺肿颈痛胸腹胀···名逆···灸之则,石之则,须其气并,乃可治也《素问·腹中论篇第四十》

少阳之人,多阳少阴,经小而络大,血在中而气在外,实阴而虚阳,独泻其络则强,气脱而疾,中气不足,病不起也。

阴阳和平之人,其阴阳之气和,血调。谨诊其阴阳,视其邪正,安其容仪,审有余不足,盛则泻之,虚则补之,不盛不虚以经取之。此所以调阴阳,别五态之人者也。

黄帝曰:夫五态之人者,相与毋故,卒然新会,未知其行也,何以别之?少师答曰:众人之属,不如五态之人者,故五五二十五人,而五态之人不与焉。五态之人,尤不合于众者也。

而五态之人不与焉:(熊按:参考《灵枢经·阴阳二十五人》“而阴阳之人不与焉”。)

黄帝曰:别五态之人奈何?少师曰:太阴之人,其状然黑色,念然下意,临临然长大,然末偻2,此太阴之人也。

少阴之人,其状清然窃然,固以阴贼,立而崄,行而似伏,此少阴之人也。

太阳之人,其状轩轩储储,反身折,此太阳之人也。

少阳之人,其状立则好仰,行则好摇,其两臂两肘则常出于背,此少阳之人也。

阴阳和平之人,其状委委然,随随然,颙颙然,愉愉然,䁢䁢然,豆豆然,众人皆曰君子,此阴阳和平之人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