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灵枢经

灵枢经·营气第十六

黄帝曰:营气之道,内谷为宝。谷入于胃,气传之肺,流溢于中,布散于外,精专者行于经隧,常无已,终而复始,是谓天地之纪。

故气从太阴出,注手阳明,上行至面,注足阳明,下行至上,注大指间,与太阴合,上行抵脾,从脾注心中,循手少阴出腋下臂,注小指,合手太阳,上行乘腋出img内,注目内,上下项,合足太阳,循脊下,下行注小指之端,循足心,注足少阴,上行注肾,从肾注心,外散于胸中,循心主出腋下臂,出两筋之间,入掌中,出中指之端,还注小指次指之端,合手少阳,上行注膻中,散于三焦,从三焦注胆,出,注足少阳,下行至上,复从注大指间,合足阴,上行至肝,从肝上注肺,上循喉咙,入颃颡之窍,究于畜门。其支别者,上额循下项中,循脊入,是督也;络阴器,上过毛中,入脐中,上循腹里,入缺盆,下注肺中,复出太阴。此营气之所行也,逆顺之常也。

相关篇章:

灵枢经·五十营第十五》
灵枢经·营气第十六》
灵枢经·营卫生会第十八》
灵枢经·卫气第五十二》
灵枢经·五味第五十六》
灵枢经·卫气失常第五十九》
灵枢经·动输第六十二》
灵枢经·邪客第七十一》
灵枢经·卫气行第七十六》

分类
灵枢经

灵枢经·平人绝谷第三十二

黄帝曰:愿闻人之不食,七日而死何也?伯高曰:臣请言其故。胃大一五寸,径五寸,长二六寸,横屈,受水谷三斗五升,其中之谷常留二斗,水一斗五升而。上焦泄气,出其精微,慓悍滑疾,下焦下溉诸肠。小肠大二寸半,径八分分之少半,长三丈二,受谷二斗四升,水六升三合合之大半。回肠大四寸,径一寸寸之少半,长二丈一,受谷一斗,水七升半。广肠大八寸,径二寸寸之大半,长二八寸,受谷九升三合八分合之一。肠胃之长,凡五丈八四寸,受水谷九斗二升一合合之大半,此肠胃所受水谷之数也。

平人则不然,胃则肠虚,肠则胃虚,更虚更,故气得上下,五脏安定,血和利,精神乃居。故神者,水谷之精气也。故肠胃之中,常留谷二斗,水一斗五升。故平人日再后,后二升半,一日中五升,七日五七三斗五升,而留水谷尽矣。故平人不食饮七日而死者,水谷精气津液皆尽故也。

分类
灵枢经

灵枢经·禁服第四十八

雷公问于黄帝曰:细子得受业,通于《九针》六十篇,旦暮勤服之,久者编绝,近者简垢,然尚讽诵弗置,未尽解于意矣。《外》言浑束为一,未知所谓也。夫大则无外,小则无内,大小无极,高下无度,束之奈何?士之才力,或有厚,智虑褊浅,不能博大深奥,自强于学未细子。细子恐其散于后世,绝于子孙,敢问约之奈何?黄帝曰:善乎哉问也!此先师之所禁,坐私传之也,割臂血之盟也,子欲得之,何不斋乎?

雷公再拜而起曰:请闻命于是也。乃斋宿三日而请曰:敢问今日正阳,细子愿以受盟。黄帝乃与俱入斋室,割臂血。黄帝亲曰:今日正阳,血传方,有敢背此言者,必受其殃。雷公再拜曰:细子受之。黄帝乃左握其手,右授之书,曰:慎之慎之,吾为子言之。

凡刺之理,经为始,其所行,知其度量,内次五脏,外别六腑,审察卫气,为百病母,调其虚实,虚实乃止,泻其血络,血尽不殆矣。雷公曰:此皆细子之所以通,未知其所约也。黄帝曰:夫约方者,犹约囊也,囊而弗约则输泄,方成弗约则神弗与俱。雷公曰:愿为下材者,勿而约之。黄帝曰:未而知约之以为工,不可以为天下师。

雷公曰:愿闻为工。黄帝曰:寸口主中,人迎主外,两者相应,俱往俱来,引绳大小齐等,春夏人迎微大,秋冬寸口微大,如是者名曰平人。

人迎大一倍于寸口,病在足少阳;一倍而,在手少阳人迎二倍,病在足太阳;二倍而,病在手太阳人迎三倍,病在足阳明;三倍而,病在手阳明。盛则为热,虚则为寒,紧则为痛痹,则乍甚乍间。盛则泻之,虚则补之,紧痛则取之分肉,则取血络且饮药,陷下则灸之,不盛不虚以经取之,名曰经刺。人迎四倍者,且大且数,名曰溢阳。溢阳为外,死不治。必审按其本末,察其寒热,以验其脏腑之病。

寸口大于人迎一倍,病在足阴;一倍而,在手心主。寸口二倍,病在足少阴;二倍而,在手少阴。寸口三倍,病在足太阴;三倍而,在手太阴。盛则胀寒中,食不化;虚则热中,出,少气,溺色变。紧则痛痹,则乍痛乍止。盛则泻之,虚则补之,紧则先刺而后灸之,则取血络而后调之,陷下则徒灸之。陷下者,血结于中,中有著血,血寒故宜灸之。不盛不虚以经取之。寸口四倍者,名曰内关,内关者,且大且数,死不治。必审察其本末之寒温,以验其脏腑之病。

通其输,乃可传于大数。大数曰:盛则徒泻之,虚则徒补之,紧则灸刺且饮药,陷下则徒灸之,不盛不虚以经取之。所谓经治者,饮药,亦曰灸刺,急则引,以弱则欲安静,用力无劳也。

分类
灵枢经

灵枢经·五味论第六十三

黄帝问于少曰:五味入于口也,各有所走,各有所病。酸走筋,多食之令人;咸走血,多食之令人渴;辛走气,多食之令人洞心;苦走骨,多食之令人变呕;甘走肉,多食之令人1。余知其然也,不知其何由,愿闻其故。

答曰:酸入于胃,其气涩以收,上之两焦,弗能出入也,不出即留于胃中,胃中和温,则下注膀胱,膀胱之以懦2,得酸则缩绻,约而不通,水道不行,故。阴者,积筋之所终也,故酸入而走筋矣。

黄帝曰:咸走血,多食之令人渴,何也?少曰:咸入于胃,其气上走中焦,注于,则血气走之,血与咸相得则凝,凝则胃中汁注之,注之则胃中则咽路焦,故舌本干而善渴。血者,中焦之道也,故咸入而走血矣。

黄帝曰:辛走气,多食之令人洞心,何也?少曰:辛入于胃,其气走于上焦,上焦者,受气而诸阳者也,姜韭之气熏之,营卫之气不时受之,久留心下,故洞心。辛与气俱行,故辛入而与汗俱出。

黄帝曰:苦走骨,多食之令人变呕,何也?少曰:苦入于胃,五谷之气皆不能胜苦,苦入下脘,三焦之道皆闭而不通,故变呕3。齿者,骨之所终也,故苦入而走骨,入而复出,必黧疏4,知其走骨也。

黄帝曰:甘走肉,多食之令人心,何也?少曰:甘入于胃,其气弱小,不能上至于上焦,而与谷留于胃中,甘者令人柔润者也,胃柔则缓,缓则虫动,虫动则令人心。其气外通于肉,故甘走肉。

分类
灵枢经

灵枢经·岁露论第七十九

岁露论1

黄帝问于岐伯曰:《经》言夏日伤暑,秋必病疟,疟之发以时,其故何也?岐伯对曰:邪客于风府,病循而下,卫气一日一夜常大会于风府,其明日日下一节,故其日作晏。此其先客于脊背也,故每至于风府则腠理开,腠理开则邪气入,邪气入则病作,此所以日作尚晏也。卫气之行风府,日下一节,二十一日下至尾底,二十二日入脊内,注于伏冲,其行九日出于缺盆之中,其气上行,故其病稍益早,其内五脏,横连募原,其道远,其气深,其行迟,不能日作,故次日乃积而作焉。

黄帝曰:卫气每至于风府,腠理乃发,发则邪入焉。其卫气日下一节,则不当风府奈何?岐伯曰:风无常府,卫气之所应,必开其腠理,气之所舍,则其府也。

黄帝曰:善。夫风之与疟也,相与同类,而风常在,而疟特以时休何也?岐伯曰:风气留其处,疟气随经络沉以内,故卫气应乃作也。帝曰:善。

黄帝问于少师曰:余闻四时八风之中人也,故有寒暑,寒则皮肤急而腠理闭,暑则皮肤缓腠理开,贼风邪气因得以入乎?将必须八正虚邪乃能伤人乎?少师答曰:不然。贼风邪气之中人也,不得以时,然必因其开也其入深,其内极病,其病人也卒暴;因其闭也其入浅以留,其病也徐以迟。

黄帝曰:有寒温和适,腠理不开,然有卒病者,其故何也?少师答曰:帝弗知邪入乎?虽平居,其腠理开闭缓急,其故常有时也。黄帝曰:可得闻乎?少师曰:人与天地相参也,与日月相应也。故月则海水西盛,人血气积,肌肉充,皮肤致,毛发坚,腠理,烟垢著,当是之时,虽遇贼风,其入浅不深。至其月郭空,则海水东盛,人气血虚,其卫气去,形独居,肌肉减,皮肤纵,腠理开,毛发残,膲理,烟垢落,当是之时,遇贼风则其入深,其病人也卒暴。

黄帝曰:其有卒然暴死暴病者何也?少师答曰:得三虚者,其死暴疾也;得三实者,邪不能伤人也。黄帝曰:愿闻三虚。少师曰:乘年之衰,逢月之空,失时之和,因为贼风所伤,是谓三虚。故论不知三虚,工反为粗。帝曰:愿闻三实。少师曰:逢年之盛,遇月之,得时之和,虽有贼风邪气,不能危之也,命曰三实。黄帝曰:善乎哉论!明乎哉道!请藏之金匮。然此一夫之论也。

黄帝曰:愿闻岁之所以皆同病者,何因而然?少师曰:此八正之候也。黄帝曰:候之奈何?少师曰:候此者,常以冬至之日,太一立于叶蛰之宫,其至也,天必应之以风雨者矣。风雨从南方来者为虚风,贼伤人者也。其以夜半至者,万民皆卧而弗犯也,故其岁民少病;其以昼至者,万民懈惰而皆中于虚风,故万民多病。虚邪入客于骨而不发于外,至其立春,阳气大发,腠理开,因立春之日风从西方来,万民又皆中于虚风,此两邪相,经气结者矣。故诸逢其风而遇其雨者,命曰遇岁露焉。因岁之和而少贼风者,民少病而少死;岁多贼风邪气,寒温不和,则民多病而多死矣。

黄帝曰:虚邪之风,其所伤贵贱何如?候之奈何?少师答曰:正月朔日,太一居天留之宫,其日西北风,不雨,人多死矣。正月朔日,平旦北风,春,民多死。正月朔日,平旦北风行,民病多者十有三也。正月朔日,日中北风,夏,民多死。正月朔日,夕时北风,秋,民多死。终日北风,大病死者十有六。正月朔日,风从南方来,命曰旱乡;从西方来,命曰白骨,将国有殃,人多死亡。正月朔日,风从东方来,发屋,扬沙石,国有大灾也。正月朔日,风从东南方行,春有死亡。正月朔日,天和温不风,籴贱,民不病;天寒而风,籴贵,民多病。此所谓候岁之风,img伤人者也。二月丑不风,民多心腹病;三月戌不温,民多寒热;四月巳不暑,民多病;十月申不寒,民多暴死。诸所谓风者,皆发屋,折树木,扬沙石,起毫毛,发腠理者也。

分类
灵枢经

灵枢经·脉度第十七

黄帝曰:愿闻脉度。岐伯答曰:手之六阳,从手至头,长五,五六三丈。手之六阴,从手至胸中,三五寸,三六一丈八,五六三,合二丈一。足之六阳,从足上至头,八,六八四丈八。足之六阴,从足至胸中,六五寸,六六三丈六,五六三,合三丈九。蹻从足至目,七五寸,二七一丈四,二五一,合一丈五。督、任各四五寸,二四八,二五一,合九。凡都合一十六丈二,此气之大经隧也。经为里,支而横者为络,络之别者为孙,盛而血者疾诛之,盛者泻之,虚者饮药以补之。

五脏常内阅于上七窍也,故肺气通于鼻,肺和则鼻能知臭香矣;心气通于舌,心和则舌能知五味矣;肝气通于目,肝和则目能辨五色矣;脾气通于口,脾和则口能知五谷矣;肾气通于耳,肾和则耳能闻五音矣。五脏不和则七窍不通,六腑不和则留结1。故邪在腑则阳不和,阳不和则气留之,气留之则阳气盛矣。阳气太盛则阴不和,阴不和则血留之,血留之则阴气盛矣。阴气太盛,则阳气不能荣也,故曰关。阳气太盛,则阴气弗能荣也,故曰阴阳俱盛,不得相荣,故曰关格关格者,不得尽期而死也。

六腑不和则留结为:不知理,五藏熟,六府。《素问·疏五过论

黄帝曰:蹻安起安止,何气荣也?岐伯答曰:蹻者,少阴之别,起于然骨之后,上内踝之上,直上循阴股入阴,上循胸里入缺盆,上出人迎之前,入頄属目内,合于太阳、阳蹻而上行,气并相还则为目,气不荣则目不合。

黄帝曰:气独行五脏,不荣六腑,何也?岐伯答曰:气之不得无行也,如水之流,如日月之行不休,故阴荣其脏,阳荣其腑,如之无端,莫知其纪,终而复始。其流溢之气,内溉脏腑,外腠理

黄帝曰:蹻阴阳,何当其数?岐伯答曰:男子数其阳,女子数其阴,当数者为经,其不当数者为络也。

分类
灵枢经

灵枢经·海论第三十三

黄帝问于岐伯曰:余闻刺法于夫子,夫子之所言,不离于营卫血气。夫十二经者,内属于腑脏,外络于肢节,夫子乃合之于四海乎?岐伯答曰:人亦有四海、十二经水。经水者,皆注于海。海有东西南北,命曰四海。黄帝曰:以人应之奈何?岐伯曰:人有髓海,有血海,有气海,有水谷之海,凡此四者,以应四海也。

黄帝曰:远乎哉!夫子之合人天地四海也,愿闻应之奈何?岐伯答曰:必先明知阴阳表里荥所在,四海定矣。

黄帝曰:定之奈何?岐伯曰:胃者为水谷之海,其上在气街,下至三里。冲者为十二经之海,与少阴之络起于肾下,出于气街1,其上在于大杼,下出于巨虚之上下。膻中者为气之海,其上在于柱骨之上下,前在于人迎。脑为髓之海,其上在于其盖,下在风府。

黄帝曰:凡此四海者,何利何害?何生何败?岐伯曰:得顺者生,得逆者败,知调者利,不知调者害。

黄帝曰:四海之逆顺奈何?岐伯曰:气海有余,则气胸中,息面;气海不足,则气少不足以言。血海有余,则常想其身大,怫2然不知其所病;血海不足,则常想其身小,狭然不知其所病。水谷之海有余,则腹;水谷之海不足,则饥不受谷食。髓海有余,则轻劲多力,自过其度;髓海不足,则脑转耳鸣,胫酸眩,目无所见,懈怠安卧

黄帝曰:余已闻逆顺,调之奈何?岐伯曰:审守其,而调其虚实,无犯其害,顺者得复,逆者必败。黄帝曰:善。

分类
灵枢经

灵枢经·五色第四十九

雷公问于黄帝曰:五色独决于明堂乎?小子未知其所谓也。黄帝曰:明堂者鼻也,阙者眉间也,庭者颜也,蕃者颊侧也,蔽者耳门也,其间欲方大,去之十步,皆见于外,如是者,寿必中百岁。

雷公曰:五官之辨奈何?黄帝曰:明堂骨高以起,平以直,五脏次于中六腑挟其两侧,首面上于阙庭,王宫在于下极,五脏安于胸中,真色以致,病色不见,明堂润泽以清,五官恶得无辨乎?雷公曰:其不辨者,可得闻乎?黄帝曰:五色之见也,各出其色部。部骨陷者,必不免于病矣。其色部乘袭者,虽病甚,不死矣。雷公曰:官五色奈何?黄帝曰:青黑为痛,黄为热,白为寒,是谓五官。

雷公曰:病之益甚,与其方衰如何?黄帝曰:外内皆在焉。切其口,滑小紧以沉者,病益甚,在中;人迎气大紧以浮者,其病益甚,在外。其口浮滑者,病日进;人迎沉而滑者,病日损。其口滑以沉者,病日进,在内;其人迎滑盛以浮者,其病日进,在外。之浮沉及人迎与寸口气小大等者,病难已。病之在脏,沉而大者,易已,小为逆;病在腑,浮而大者,其病易已。人迎盛坚者,伤于寒;气口盛坚者,伤于食。

雷公曰:以色言病之间甚奈何?黄帝曰:其色粗以明者为间,沉夭者为甚,其色上行者病益甚,其色下行如云彻散者病方已。五色各有脏部,有外部,有内部也。色从外部走内部者,其病从外走内;其色从内走外者,其病从内走外。病生于内者,先治其阴,后治其阳,反者益甚。其病生于外者,先治其阳,后治其阴,反者益甚。其滑大以而长者,病从外来,目有所见,志有所恶,此阳气之并也,可变而已。

雷公曰:小子闻风者,百病之始也;痹者,寒湿之起也,别之奈何?黄帝曰:常候阙中,泽为风,冲浊为痹。此其常也,各以其色言其病。

雷公曰:人不病卒死,何以知之?黄帝曰:大气入于脏腑者,不病而卒死矣。雷公曰:病小愈而卒死者,何以知之?黄帝曰:色出两颧,大如母指者,病虽小愈,必卒死。黑色出于庭,大如母指,必不病而卒死。

雷公再拜曰:善哉!其死有期乎?黄帝曰:察色以言其时。雷公曰:善乎!愿卒闻之。黄帝曰:庭者,首面也;阙上者,咽喉也;阙中者,肺也;下极者,心也;直下者,肝也;肝左者,胆也;下者,脾也;方上者,胃也;中者,大肠也;挟大肠者,肾也;当肾者,脐也;面王以上者,小肠也;面王以下者,膀胱子处也;颧者,肩也;颧后者,臂也;臂下者,手也;目内上者,膺乳也;挟绳而上者,背也;循牙车以上者,股也;中者,膝也;膝以下者,胫也;当胫以下者,足也;巨分者,股里也;巨屈者,膝膑也。此五脏六腑肢节之部也,各有部分。用阴和阳,用阳和阴,当明部分,万举万当,能别左右,是谓大道,男女异位,故曰阴阳,审察泽夭,谓之良工。

沉浊为内,浮泽为外,黄为风,青黑为痛,白为寒,黄而润为脓,甚者为血,痛甚为挛,寒甚为皮不仁。五色各见其部,察其浮沉,以知浅深;察其泽夭,以观成败;察其散,以知远近;视色上下,以知病处;积神于心,以知往今。故相气不微,不知是非,属意勿去,乃知新故。色明不粗,沉夭为甚;不明不泽,其病不甚。其色散驹驹然未有聚,其病散而气痛聚未成也。

肾乘心,心先病,肾为应,色皆如是。男子色在于面王,为小腹痛,下为卵痛,其园直为茎痛,高为本,下为首,狐疝img阴之属也。女子在于面王,为膀胱、子处之病,散为痛,为聚,方员左右,各如其色形。其随而下至唇为;有润如状,为暴食不洁。左为左,右为右,其色有邪,聚散而不端,面色所指者也。

色者,青黑白黄,皆端有别乡。别乡者,其色大如榆荚,在面王为不月。其色上锐,首空上向,下锐下向,在左右如法。以五色命脏,青为肝,为心,白为肺,黄为脾,黑为肾。肝合筋,心合,肺合皮,脾合肉,肾合骨也。

分类
灵枢经

灵枢经·阴阳二十五人第六十四

黄帝曰:余闻阴阳之人何如,伯高曰:天地之间,六合之内,不离于五,人亦应之,故五五二十五人之形,阴阳之人不与焉。其态又不合于众者五,余已知之矣。愿闻二十五人之形,血气之所生,别而以候,从外知内何如?岐伯曰:悉乎哉问也!此先师之秘也,虽伯高犹不能明之也。黄帝避席遵循而却曰:余闻之,得其人弗教,是谓重失,得而泄之,天将厌之。余愿得而明之,金柜藏之,不敢扬之。岐伯曰:先立五形金木水火土,别其五色,异其五形之人,而二十五人具矣。黄帝曰:愿卒闻之。岐伯曰:慎之慎之,臣请言之。

阴阳之人不与焉:非徒一阴一阳而已也。《灵枢经·通天

木形之人,比于上角,似于苍帝。其为人苍色,小头长面,大肩背,直身,小手足,有才,好劳心,少力,多忧劳于事。能春夏不能秋冬,秋冬感而病生,足阴佗佗然。大角之人,比于左足少阳,少阳之上遗遗然。1之人,比于右足少阳,少阳之下随随然。之人,比于右足少阳,少阳之上推推然。之人,比于左足少阳,少阳之下栝栝然。

上角:······上角,调左足太阳下。右角、角、上角、大角、角。(熊伟按:大角、左角、角、角在“五音五味”篇有述,下同不再出注。)《灵枢经·五音五味

左足少阳:寅者正月之生阳也,主左足之少阳。(熊伟按:后文右足少阳、左手太阳等在“阴阳系日月”篇有述,下同不再出注。)《灵枢经·阴阳系日月

火形之人,比于上徵,似于帝。其为人色,广䏖,锐面小头,好肩背腹,小手足,行安地,疾行摇肩,背肉,有气轻财,少信多虑,见事明,好颜,急心,不寿暴死。能春夏不能秋冬,秋冬感而病生,手少阴核核然。徵之人,比于左手太阳,太阳之上肌肌然。少徵之人,比于右手太阳,太阳之下慆慆然。右徵之人,比于右手太阳,太阳之上鲛鲛然。之人,比于左手太阳,太阳之下支支然。

土形之人,比于上宫,似于上古黄帝。其为人黄色,圆面大头,美肩背,大腹,美股胫,小手足,多肉,上下相称,行安地,举足浮,安心,好利人,不喜权势,善附人也。能秋冬不能春夏,春夏感而病生,足太阴敦敦然。大宫之人,比于左足阳明,阳明之上婉婉然。加宫之人,比于左足阳明,阳明之下坎坎然。少宫之人,比于右足阳明,阳明之上枢枢然。左宫之人,比于右足阳明,阳明之下兀兀然。

金形之人,比于上商,似于白帝。其为人白色,方面小头,小肩背,小腹,小手足,如骨发踵外,骨轻,身清,急心,静悍,善为吏。能秋冬不能春夏,春夏感而病生,手太阴敦敦然。商之人,比于左手阳明,阳明之上然。右商之人,比于左手阳明,阳明之下脱脱然。左商之人,比于右手阳明,阳明之上监监然。少商之人,比于右手阳明,阳明之下严严然。

水形之人,比于上羽,似于黑帝。其为人黑色,面不平大头,,小肩,大腹,动手足,发行摇身,下长,背延延然,不敬畏,善欺绐人,戮死。能秋冬不能春夏,春夏感而病生,足少阴汗汗然。大羽之人,比于右足太阳,太阳之上颊颊然。少羽之人,比于左足太阳,太阳之下纡纡然。众之为人,比于右足太阳,太阳之下洁洁然。之为人,比于左足太阳,太阳之上安安然。是故五形之人二十五变者,众之所以相欺者是也。

黄帝曰:得其形,不得其色,何如?岐伯曰:形胜色,色胜形者,至其胜时年加,感则病行,失则忧矣。形色相得者,富贵大乐。

黄帝曰:其形色相胜之时,年加可知乎?岐伯曰:凡年忌下上之人,大忌常加九岁。七岁,十六岁,二十五岁,三十四岁,四十三岁,五十二岁,六十一岁,皆人之大忌,不可不自安也,感则病行,失则忧矣。当此之时,无为奸事,是谓年忌。

黄帝曰:夫子之言,之上下,血气之候,以知形气奈何?岐伯曰:足阳明之上,血气盛则美长;血少气多则短;故气少血多则少;血气皆少则无,两多画。足阳明之下,血气盛则下毛美长至胸;血多气少则下毛美短至脐,行则善高举足,足指少肉,足善寒;血少气多则肉而善;血气皆少则无毛,有则稀枯悴,善痿厥足痹。

足少阳之上,气血盛则通美长;血多气少则通美短;血少气多则少;血气皆少则无,感于寒湿则善痹,骨痛爪枯也。足少阳之下,血气盛则胫毛美长,外踝肥;血多气少则胫毛美短,外踝皮坚而厚;血少气多则毛少,外踝皮而软;血气皆少则无毛,外踝瘦无肉。

足太阳之上,血气盛则美眉,眉有毫毛;血多气少则恶眉,面多小理;血少气多则面多肉;血气和则美色。足太阳之下,血气盛则跟肉,踵坚;气少血多则瘦,跟空;血气皆少则喜转筋,踵下痛。

手阳明之上,血气盛则美;血少气多则恶;血气皆少则无手阳明之下,血气盛则腋下毛美,手鱼肉以温;气血皆少则手瘦以寒。

手少阳之上,血气盛则眉美以长,耳色美;血气皆少则耳焦恶色。手少阳之下,血气盛则手卷多肉以温;血气皆少则寒以瘦;气少血多则瘦以多

手太阳之上,血气盛则有多须,面多肉以平;血气皆少则面瘦恶色。手太阳之下,血气盛则掌肉充;血气皆少则掌瘦以寒。

黄帝曰:二十五人者,刺之有约乎?岐伯曰:美眉者,足太阳之气血多;恶眉者,血气少;其肥而泽者,血气有余;肥而不泽者,气有余,血不足;瘦而无泽者,气血俱不足。审察其形气有余不足而调之,可以知逆顺矣。

黄帝曰:刺其诸阴阳奈何?岐伯曰:按其寸口、人迎,以调阴阳。切循其经络之凝涩,结而不通者,此于身皆为痛痹,甚则不行,故凝涩。凝涩者,致气以温之,血和乃止。其结络者,结血不行,决之乃行。故曰:气有余于上者,导而下之;气不足于上者,推而往之;其稽留不至者,因而迎之,必明于经隧,乃能持之。寒与热争者,导而行之;其陈血不结者,则而予之。必先明知二十五人,则血气之所在,左右上下,刺约毕也。

分类
灵枢经

灵枢经·大惑论第八十

黄帝问于岐伯曰:余尝上于清泠之台,中阶而顾,匍匐而前,则惑。余私异之,窃内怪之,独瞑独视,安心定气,久而不解,独转独眩,披发长跪,俯而视之,后久之不已也。卒然自止,何气使然?

岐伯对曰:五脏六腑之精气,皆上注于目而为之精。精之窠为眼,骨之精为瞳子,筋之精为黑眼,血之精为络,其窠气之精为白眼,肌肉之精为约束,裹筋、骨、血、气之精而与并为系,上属于脑,后出于项中。故邪中于项,因逢其身之虚,其入深,则随眼系以入于脑,入于脑则脑转,脑转则引目系急,目系急则目眩以转矣。邪中其精,其精所中不相比也,则精散,精散则视歧,视歧见两物。目者,五脏六腑之精也,营卫魂魄之所常也,神气之所生也。故神劳则魂魄散,志意乱,是故瞳子、黑眼法于阴,白眼、法于阳也。故阴阳而精明也。目者,心之使也。心者,神之舍也。故神分精乱而不,卒然见非常处,精神魂魄散不相得,故曰惑也。

黄帝曰:余疑其然。余每之东,未曾不惑,去之则复,余唯独为东劳神乎?何其异也?岐伯曰:不然也。心有所喜,神有所恶,卒然相感,则精气乱,视误故惑,神移乃复,是故间者为迷,甚者为惑。

黄帝曰:人之善者,何气使然?岐伯曰:上气不足,下气有余,肠胃实而心肺虚,虚则营卫留于下,久之不以时上,故善也。

黄帝曰:人之善饥而不嗜食者,何气使然?岐伯曰:精气并于脾,热气留于胃,胃热则消谷,谷消故善饥;胃气逆上,则胃脘塞,故不嗜食也。

黄帝曰:病而不得卧者,何气使然?岐伯曰:卫气不得入于阴,常留于阳,留于阳则阳气,阳气则阳蹻盛,不得入于阴则阴气虚,故目不瞑矣。

黄帝曰:病目而不得视者,何气使然?岐伯曰:卫气留于阴,不得行于阳,留于阴则阴气盛,阴气盛则阴蹻,不得入于阳则阳气虚,故目闭也。

黄帝曰:人之多卧者,何气使然?岐伯曰:此人肠胃大而皮肤涩,而分肉不解焉。肠胃大则卫气留久,皮肤涩则分肉不解,其行迟。夫卫气者,昼日常行于阳,夜行于阴,故阳气尽则卧,阴气尽则寤。故肠胃大,则卫气行留久;皮肤涩,分肉不解,则行迟。留于阴也久,其气不精,则欲瞑,故多卧矣。其肠胃小,皮肤滑以缓,分肉解利,卫气之留于阳也久,故少瞑焉。

黄帝曰:其非常经也,卒然多卧者,何气使然?岐伯曰:邪气留于上膲,上膲闭而不通,已食饮汤,卫气留久于阴而不行,故卒然多卧焉。

黄帝曰:善。治此诸邪奈何?岐伯曰:先其脏腑,诛其小过,后调其气,盛者泻之,虚者补之,必先明知其形志之苦乐,定乃取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