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脉经

脉经·肝胆部第一

新刊王氏脉经卷第三
朝散大夫守光禄卿直秘阁判登闻检院上护军臣林亿等类次

肝胆部第一

肝象木肝于五行象木,与胆合为腑胆为清净之腑。其经足阴肝脉,与足少阳为表里。少阳,胆脉也,脏阴腑阳,故为表里。其脉弦弦,肝脉之大形也,其相冬三月冬水王木相,王春三月,废夏三月夏火王木废,囚季夏六月季夏土王木囚,死秋三月秋金王木死。其王日甲乙,王时平旦、日出并木也。其困日戊己,困时食时、日并土也。其死日庚辛,死时时、日入并金也。其神魂肝之所藏者魂,其主色,其养筋肝气所养者筋,其候目肝候出目,故肝实则目赤,其声呼,其色青,其臭臊,《月令》云:其臭膻。其液泣泣出肝,其味酸,其宜苦苦,火味也,其恶辛辛,金味。在背第九椎,募在期门直两乳下二肋端;在背第十椎,募在日月穴在期门下五分。

上新撰并出《素问》诸经。昔人撰集,或混杂相涉,烦而难了,今抄事要分别五脏各为一部。

冬至之后得甲子。少阳起于夜半,肝家王。冬至者,岁终之节。甲子日者,阴阳更始之数也。少阳,胆也,胆者,木也,生于水,故起夜半;其气常微少,故言少阳。云夜半子者,水也。肝者,东方木,肝与胆为脏腑,故王东方,应木行也。万物始生,其气来软而弱,宽而虚,春少阳气,温和软弱,故万物日生焉。故脉为弦。肝气养于筋。故其脉弦强,亦法木体强也。软即不可发汗,弱即不可下。宽者开,开者通,通者利,故名曰宽而虚。言少阳始起尚软弱,入荣卫腠理开通,发即汗出不止;不可下,下之而泄利不禁。故言宽虚、通利也。春以胃气为本,不可

犯也。胃者,土也,万物禀土而生,胃以养五脏,于肝王以胃气为本也。不可犯者,不可伤也。

上四时经。

黄帝问曰:春脉如弦,何如而弦?岐伯曰:春脉肝也,东方木也,万物之所以始生也,故其气来弱轻虚而滑,端直以长,故曰弦。反此者病。黄帝曰:何如而反?岐伯曰:其气来实而强,此谓太过,病在外;其气来不实而微,此谓不及,病在中。黄帝曰:春脉太过与不及,其病皆何如?岐伯曰:太过则令人善当作怒,疾;不及则令人胸痛引背,下则两。黄帝曰:善。

肝脉来弱招招,如揭竿末梢,曰平。《巢源》云:绰绰如按琴瑟之弦,如揭长竿曰平。春以胃气为本。肝脉来盈实而滑,如循长竿,曰肝病。肝脉来急而益劲,如新张弓弦,曰肝死。

真肝脉至,中外急,如循刀刃,责责然《巢源》云:赜赜然,如按琴瑟弦,色青白不泽,毛折,乃死。

春胃微弦曰平,弦多胃少曰肝病;但弦无胃曰死。有胃而毛,曰秋病;毛甚,曰今病。

肝藏血,血舍魂。悲哀动中则伤魂,魂伤则妄不精,不敢正当人。不精不敢正当人,一作其精不守,令人阴缩。阴缩而筋挛,两骨不举,毛悴色夭,死于秋。

春肝木王,其脉弦细而长,名曰平脉也。反得浮涩而短者《千金》云:微涩而短,是肺之乘肝,金之克木,为贼邪,大逆,十死不治。一本云:日、月、年数至三,忌庚辛。反得洪大而散者,《千金》云:浮大而洪,是心之乘肝,子之扶母,为实邪,虽病自愈。反得沉而滑者,是肾之乘肝,母之归子,为虚邪,虽病易治。反得大而缓者,是脾之乘肝,土之陵木,为微邪,虽病即差。

肝脉来濯濯如倚竿,如琴瑟之弦,再至,曰平;三至,曰离经,病;四至,脱精;五至,死;六至,命尽。足阴脉也。

肝脉急甚,为恶言;微急,为肥气,在覆杯,缓甚为善呕;微缓为水痹;大甚为内,善呕;微大,为肝痹,阴缩,引少腹;小甚为多饮;微小为消瘅;滑甚为img疝;微滑为遗溺;涩甚为淡饮;微涩为挛筋。

阴气绝则筋缩,引卵与舌。阴者,肝脉也。肝者,筋之合也。筋者,聚于阴器而脉络于舌本。故脉弗营则筋缩急,筋缩急则引舌与卵。故唇青、舌卷、卵缩,则筋先死。庚笃辛死,金胜木也。

肝死脏,浮之脉弱,按之中如索不来,或曲如蛇行者,死。

上《素问》、《针经》、张仲景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