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脉经

脉经·病发汗吐下以后证第八

师曰:病人脉微而涩者,此为医所病也。大发其汗,又数大下之,其人亡血,病当恶寒而发热,无休止时。夏月盛热而与仲景作欲著复衣,冬月盛寒而与仲景作欲裸其体。所以然者,阳微即恶寒,阴弱即发热,故仲景作医发其汗,使阳气微,又大下之,令阴气弱。五月之时,阳气在表,胃中虚冷,以阳气内微,不能胜冷,故与仲景作欲著复衣。十一月之时,阳气在里,胃中烦热,以阴气内弱,不能胜热,故与仲景作欲裸其体。又阴脉迟涩,故知亡血。

太阳病三日,已发其汗,吐下、温针而不解,此为坏病,桂枝复不中与也。观其脉证,知犯何逆,随证而治之。

脉浮数,法当汗出而愈,而下之,则身体重,心,不可发其汗,当自汗出而解。所以然者,中脉微,此里虚,须表里实,津液和,即自汗出愈。

凡病发汗,吐,下,亡血,无津液,而阴阳自和者,必自愈。

大下后,发汗,其人小便不利,此亡津液,勿治,其小便利,必自愈。

下以后,复发其汗,必振寒,又其脉微细。所以然者,内外俱虚故也。

太阳病,先下而不愈,因复发其汗,表里俱虚,其人因家当汗出自愈。所以然者,汗出表和故也。表和,然后下之。

得病六七日,脉迟浮弱,恶风寒,手足温。医再三下之,不能多多一作食,其人,面目及身黄,颈项强,小便难,与柴胡汤,后必下重,本渴,饮水而呕,柴胡汤复不中与也,食谷者

太阳病,二三日,终不能卧,但欲起者,心下必结,其脉微弱者,此本寒也。而反下之,利止者,必结胸;未止者,四五日复重下之。此挟热利也。

太阳病,下之,其脉促,不结胸者,此为欲解。其脉浮者,必结胸。其脉紧者,必咽痛。其脉弦者,必两拘急。其脉细而数者,头痛未止。其脉沉而紧者,必欲呕。其脉沉而滑者,挟热利。其脉浮而滑者,必下血。

太阳少阳并病,而反下之,成结胸,心下坚,下利不复止,水浆不肯下,其人必心烦。

脉浮紧,而下之,紧反入里,则作痞,按之自,但气痞耳。

伤寒吐下、发汗,虚烦,脉甚微,八九日心下痞坚,下痛,气上冲咽喉,眩,经脉动惕者,久而成

阳明病,不能食,下之不解,其人不能食,攻其热必。所以然者,胃中虚冷故也。

阳明病,脉迟,食难用饱,饱即发烦、头眩者,必小便难,此欲作谷疸。虽下之,其腹如故耳。所以然者,脉迟故也。

太阳病,寸缓关浮弱,其人发热而汗出,复恶寒,不呕,但心下痞者,此为医下之也。

伤寒,大吐大下之,极虚,复极汗者,其人外气怫郁,复与之水,以发其汗,因得。所以然者,胃中寒冷故也。

吐、下、发汗后,其人脉平,而小烦者,以新虚不胜谷气故也。

太阳病,医发其汗,遂发热而恶寒,复下之,则心下痞。此表里俱虚,阴阳气并,无阳则阴独。复加火针,因而烦,面色青黄,肤img,如此者,为难治。今色微黄,手足温者,易愈。

服桂枝汤,下之,头项强痛,翕翕发热,无汗,心下微痛,小便不利,属桂枝去桂加茯苓术汤。

太阳病,先发其汗,不解,而下之,其脉浮者,不愈。浮为在外,而反下之,故令不愈。今脉浮,故在外,当解其外则愈,属桂枝汤。下以后,复发其汗者,则昼日烦不眠,夜而安静,不呕不渴,而无表证,其脉沉微,身无大热,属干姜附子汤。

伤寒吐、下、发汗后,心下逆,气上撞胸,起即头眩,其脉沉紧,发汗即动经,身为振摇,属茯苓桂枝术甘草汤。

发汗、吐、下以后,不解,烦,属茯苓四逆汤。

伤寒发汗、吐、下后,虚烦不得眠。剧者,反覆倒,心中懊img,属栀子汤。少气,栀子甘草汤。呕,栀子生姜汤。者,栀子厚朴汤。

发汗下之,烦热,胸中塞者,属栀子汤证。

太阳病,过经十余日,心下温温欲吐而胸中痛,大便反溏,其腹微,郁郁微烦,先时自极吐下者,与承气汤。不尔者,不可与。欲呕,胸中痛,微溏,此非柴胡汤证,以呕故知极吐下也。

太阳病,重发其汗,而复下之,不大便五六日,舌上燥而渴,日所小有潮热,从心下至少腹坚,而痛不可近,属大陷胸汤。

伤寒五六日,其人已发汗,而复下之,胸微结,小便不利,渴而不呕,但头汗出,往来寒热,心烦,此为未解,属柴胡桂枝干姜汤。

伤寒汗出,吐下,解后,心下痞坚,噫气不除者,属旋覆赭汤。

大下已后,不可更行桂枝汤。汗出而喘,无大热,可以黄杏子甘草石汤。

伤寒大下后,复发其汗,心下痞,恶寒者,表未解也。不可攻其痞,当先解表,表解,乃攻其痞。解表属桂枝汤,攻痞属大黄黄连泻心汤。

伤寒吐下后,七八日不解,热结在里,表里俱热,时时恶风,大渴,舌上干燥而烦,欲饮水数升,属白虎汤。

伤寒吐下后未解,不大便五六日至十余日,其人日所发潮热,不恶寒,独语如见鬼神之状。剧者,发则不识人,循衣妄撮,怵惕不安,微喘直视,脉弦者生,涩者死。微者,但发热谵语,属承气汤。下者,勿复服。

三阳合病,腹身重,难以转侧,口不仁,面垢,谵语,遗溺。发汗则谵语,下之则额上生汗,手足冷,自汗,属白虎汤证。

阳明病,其脉浮紧,咽干口苦,腹而喘,发热汗出,而不恶寒,反偏恶热,其身体重,发其汗

,心愦愦而反谵语。加温针,必怵惕,又烦不得眠。下之,即胃中空虚,客气动,心中懊img,舌上苔者,属栀子汤证。

阳明病,下之,其外有热,手足温,不结胸,心中懊img饥不能食,但头汗出,属栀子汤证。

阳明病,下之,心中懊img而烦,胃中有燥屎者,可攻。其人腹微,头坚后溏者,不可下之。有燥屎者,属承气汤证。

太阳病,吐下发汗后,微烦,小便数,大便因坚,可与小承气汤和之,则愈。

大汗大下,而冷者,属四逆汤证。

太阳病,下之,其脉促胸者,属桂枝去芍药汤。微寒,属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。

伤寒五六日,大下之,身热不去,心中结痛者,未欲解也,属栀子汤证。

伤寒下后,烦而腹,卧起不安,属栀子厚朴汤。

伤寒,医以丸药大下之,身热不去,微烦,属栀子干姜汤。

伤寒,医下之,续得下利,清谷不止。身体疼痛,急当救里。身体疼痛,清便自调,急当救表。救里宜四逆汤,救表宜桂枝汤。

太阳病,过经十余日,反再三下之,后四五日,柴胡证续在,先与小柴胡汤。呕止小安。呕止小安,一云:呕不止,心下急。其人郁郁微烦者,为未解,与大柴胡汤,下者止。伤寒,十三日不解,胸而呕,日所发潮热,而微利。此本当柴胡汤下之,不得利,今反利者,故知医以丸药下之,非其治也。潮热者,实也,先再服小柴胡汤,以解其外,后属柴胡加芒硝汤。伤寒十三日,过经而谵语,内有热也,当以汤下之。小便利者,大便当坚,而反利,其脉调和者,知医以丸药下之,非其

治也。自利者,其脉当微,,今反和者,此为内实,属承气汤证。

伤寒八九日,下之,胸烦惊,小便不利,谵语,一身不可转侧,属柴胡加龙骨牡蛎汤。

火逆下之,因烧针烦,属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。

太阳病,脉浮而动数,浮则为风,数则为热,动则为痛,数则为虚。头痛发热,微盗汗出,而反恶寒,其表未解。医反下之,动数则迟,头痛即眩一云内拒痛,胃中空虚,客气动,短气烦,心中懊img,阳气内陷,心下因坚,则为结胸,属大陷胸汤。不结胸,但头汗出,其余无有,齐颈而还,小便不利,身必发黄。

伤寒五六日,呕而发热,柴胡汤证具,而以他药下之,柴胡证仍在,复与柴胡汤。此虽已下,不为逆也。必蒸蒸而振,却发热汗出而解。心下而坚痛者,此为结胸,属大陷胸汤。而不痛者,此为痞,柴胡复不中与也。属半夏泻心汤。

本以下之,故心下痞,与之泻心。其痞不解,其人渴而口燥,小便不利者,属五苓散。一方言忍之,一日乃愈。

伤寒中风,医反下之,其人下利日数十行,谷不化,腹中雷鸣,心下痞坚而,干呕而烦,不能得安。医见心下痞,为病不尽,复重下之,其痞益甚,此非结热,但胃中虚,客气上逆,故使之坚,属甘草泻心汤。

伤寒,服汤药,而下利不止,心下痞坚,服泻心汤已。后以他药下之,利不止,医以理中与之,利益甚。理中,理中焦,此利在下焦,属赤石脂禹余粮汤。不止者,当利其小便。

太阳病,外证未除,而数下之,遂挟热而利不止,心下痞坚,表里不解,属桂枝人参汤。

伤寒吐后,腹者,与承气汤。

病者无表里证,发热七八日,脉虽浮数者,可下之。假令下已,脉数不解,今热则消谷喜饥,至六七日不大便者,有瘀血,属抵当汤。脉数不解,而不止,必夹血,便脓血。

太阳病,医反下之,因腹时痛,为属太阴,属桂枝加芍药汤。大实痛,属桂枝加大黄汤。

伤寒六七日,其人大下后,脉沉迟,手足逆,下部脉不至,喉咽不利,脓血,泄利不止,为难治,属黄升汤。

伤寒,本自寒下,医复吐下之,寒更遂吐一本作更逆吐下,食入即出,属干姜黄芩黄连人参汤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