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脉经

脉经·心小肠部第二

心象火,与小肠合为腑小肠为受盛之腑也。其经手少阴手少阴心脉也,手太阳为表里手太阳小肠脉也。其脉洪洪,心脉之大形,其相春三月木王火相,王夏三月,废季夏六月,囚秋三月金王火囚,死冬三月水王火死。其王日丙丁,王时禺中、日中;其困日庚辛,困时时、日入,其死日壬癸,死时人定、夜半。其藏神心之所藏者神也,其主臭,其养血心气所养者血,其候舌,其声言言由心出,故主言,其色赤,其臭焦,其液汗,其味苦,其宜甘甘,脾味也,其恶咸咸,肾味也。在背第五椎或云第七椎,募在巨阙在心下一寸,小肠在背第十八椎,募在关元脐下三寸。

上新撰。

心者南方火,心主血,其色赤,故以夏王于南方,应火行。万物洪盛,垂枝布叶,皆下垂如曲,故名曰

钩。心王之时,太阳用事,故草木茂盛,枝叶布舒,皆下垂曲。故谓之钩也。心脉洪大而长,洪则卫气实,实则气无从出。脉洪者卫气实,卫气实则腠理密,密则气无从出。大则荣气萌,萌洪相,可以发汗,故名曰长。荣者血也,萌当为明字之误耳,血王故明且大也。荣明卫实,当须发动,通其津液也。长洪相得,即引水浆,溉灌经络津液皮肤。夏热阳气盛,故其人引水浆,润灌肌肤,以养皮毛,犹草木须雨泽以长枝叶。太阳洪大,皆是母躯,幸得戊己,用牢根株。太阳夏火,春木为其母。阳得春始生,名曰少阳。到夏洪盛,名曰太阳,故言是母躯也。戊己土也,土为火子,火王即土相,故用牢根株也。阳气上出,汗见于头。五月枯䓸,中空虚,医反下之,此为重虚也。月当为内,当为干,枯燥也。皆字误耳。内字似月,由来远矣,遂以传焉。人头者,诸阳之会。夏时饮水浆,上出为汗,先从头流于身躯,以实其表,是以五内干枯,燥则中空虚,津液少也。者膀胱,津液之腑也。愚医不晓,故反下之,令重虚也。脉浮有表无里,阳无所使。阳盛脉浮,宜发其汗,而反下之,损于阴气。阳为表,阴为里。《经》言:阳为阴使,阴为阳守,相须而行。脉浮,故无里也。治之错逆,故令阴阳离别,不能复相朝使。不但危身,并中其母。言下之,不但伤心,并复中肝。

上四时经。

黄帝问曰:夏脉如钩,何如而钩?岐伯曰:夏脉心也,南方火也,万物之所以盛长也。故其气来盛去衰,故曰钩,反此者病。黄帝曰:何如而反?岐伯曰:其气来盛去亦盛,此谓太过,病在外;其来不盛去反盛,此谓不及,病在中。黄帝曰:夏脉太过与不及,其病皆何如?岐伯曰:太过则令人身热而肤痛,为浸淫;不及则令人烦心,上见,下为气泄。帝曰:善。

心脉来累累如连珠,如循琅玕,曰平。夏以胃气为本。心脉来,喘喘《甲乙》作累累连属,其中微曲,曰心病。心脉来前曲后居,如操带钩,曰心死。

真心脉至,坚而,如循薏苡子,累累然,其色赤黑不泽,毛折,乃死。夏胃微钩曰平,钩多胃少曰心病,但钩无胃曰死。胃而有石曰冬病,石甚曰今病。

心藏脉,脉舍神。怵惕思虑则伤神,神伤则恐惧自失,破䐃脱肉,毛悴色夭,死于冬。

夏心火王,其脉洪《千金》作浮大而洪大而散,名曰平脉。反得沉而滑者,是肾之乘心,水之克火,为贼邪,大逆,十死不治。一本云:日、月、年数至二,忌壬癸。反得大而缓者,是脾之乘心,子之扶母,为实邪,虽病自愈。反得弦细而长者,是肝之乘心,母之归子,为虚邪,虽病易治。反得浮《千金》浮作微涩而短者,是肺之乘心。金之陵火,为微邪,虽病即差。

心脉来累累如贯珠滑利,再至,曰平;三至,曰离经,病;四至,脱精;五至,死;六至,命尽。手少阴脉。

心脉急甚,为;微急,为心痛引背,食不下。缓甚为笑;微缓,为伏梁,在心下,上下行,时血。大甚,为喉介;微大,为心痹引背,善泪出。小甚,为善;微小,为消瘅。滑甚,为善渴,微滑,为心疝引脐,少腹鸣;涩甚,为;微涩,为血溢,维,耳鸣,疾。

手少阴气绝则脉不通。少阴者,心脉也。心者,脉之合也。脉不通则血不流,血不流则发色不泽,故其面黑如漆柴者,血先死。壬笃癸死,水胜火也。

心死脏,浮之脉实,如豆击手,按之益疾者,死。

上《素问》、《针经》、张仲景。

发表评论